學校胡亂解僱   教育局卸責圖脫身

新聞稿  2016年11月20日

前言

教協會曾於本年8月28日陪同孫國裕老師召開記者招待會,指出李求恩紀念中學以不符事實的理由將他解僱並要求教育局介入跟進;教育局最近作出回覆,但局方的態度卻令人擔憂及憤慨。

孫老師在李求恩紀念中學任教超過三十年,深受師生愛戴。他從未收過警告,直至校方於2015年9月1日在同一時間向他發出不同程度、具爭議的紀律處分(口頭建議、口頭警告及書面警告),孫老師認為無理並於9月11日按學校設立的機制提出上訴;但直至他於2016年8月18日被解僱(距離他提出上訴接近一年的時間),學校仍沒有展開覆核調查。更甚者,校方卻以這些仍待判斷的指控以及聲稱孫老師統籌「高危活動」為由終止聘約。

校方一錯再錯 老師無辜被炒

不論校方是有心或無意,拖延處理似乎是其常用的手法,但這正罔顧著師生的權益、安危。孫老師於2015年9月1日收到由校長賴炳華簽發的口頭建議和口頭警告,校長在文件上列出的理據是指責孫老師涉及在一年半前(2014年3月)及9個月前(於2014年12月)發生了影響學校利益與學生安全的事件。試問若然有教師做出了影響學校及學生的行為,為何校長沒有即時作出糾正、提醒,反而事隔多時才處理?校長的做法有顧及學校、教師和學生的整體利益嗎?

此外,校方多次順利成立「投訴調查委員會」處理有人士對孫老師作出的投訴;但當孫老師提出上訴時,校監卻在11個月後推說未能組成「上訴調查委員會」以進行上訴覆核程序。孫老師應得到合理合法的申辯機會,無關乎他的個人利益與服務年期,而是符合公平原則的社會期望。但校方現時的處理,實在令人有合理懷疑校方只想單單對孫老師作出紀律處分,卻忽視程序公義。

事實上,教育局於2016年1月13日已表明有關的口頭警告理據不足,要求法團校董會重新考慮。校方卻無視教育局的提議,在解僱前仍沒有組成「上訴調查委員會」。

確認學校沒遵守《資助則例》 教育局卻卸責勞工處

於10月20日,教育局黃大仙區學校發展組總學校發展主任羅慧嫻女士就孫老師投訴學校發出不符合程序及不合理解僱作出回覆,指出李求恩紀念中學在終止聘用孫老師時「明顯違反了《資助則例》所訂明的程序」。但對於學校的解僱行為,教育局卻稱「至於孫老師認為校方以『臺灣真理大學2016年暑假升學體驗營』活動安排為理由而解僱他並不合理﹒﹒﹒由於學校解僱教師乃屬僱傭合約事宜,並受《僱傭條例》規管,本局不作評論。如有需要,孫老師可考慮向勞工處尋求協助」。

校方解僱孫老師的直接原因是指他統籌2016年7月4至9日舉行的「臺灣真理大學2016年暑期升學體驗營 — 運動管理專班課程」,當中涉及獨木舟、踏單車及騎馬等數項「高危」活動。然而,根據教育局發出的《戶外活動指引》,其中也有列出單車和獨木舟的活動;更甚者,被校方指稱的「高危活動」行程安排只是校內討論初稿,討論後已修訂為其他活動,故沒有在2016年7月4至9日的體驗營內進行。如此清晰的情況,教育局只以逃避態度表示「不作評論」、「有需要可考慮尋求勞工處協助」。答覆簡直令人費解和憤慨!

資助學校以公帑辦學,教育局是監察學校作出妥善管理的政府決策局。《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第1.11發行版)列明「《資助則例》訂明法團校董會必須遵守的資助條件,以確保學校的教育成效能符合社會的需要及期望」。可惜,教育局在處理孫老師被校方不符《資助則例》解僱一事上,完全表現出「鴕鳥態度」,並沒有履行其監察學校須遵守《資助則例》行事的職責。而學校解僱了一位擁有三十多年教學經驗的教師,對學生和教育界實是一大損失,教育局漠視而只是將責任推給勞工處作勞資糾紛處理,這完全不符社會的需要及期望。

申訴專員公署跟進處理 教育局必須撥亂反正

孫老師已聯絡申訴專員公署以投訴教育局行政失當。教協會要求教育局重新負上監督學校遵守《資助則例》的職責,撥亂反正,讓教師安心教學,以體現現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陳兆愷在高翰儒 訴 2001年鳯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判詞提出﹕「教學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職業,而教師在下一代的教育和成長中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很多人認為向教師提供更大的職業保障是重要的,因為這樣才可以吸引高質素的人入行。這思維亦正是教育當局的想法,同時亦反映在上訴時所提及《資助則例》的相關條文中」(段94)。

教育局必須敦促學校收回不符合《資助則例》箇中程序的解僱決定,還孫老師公道。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