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的層次和前提
──提問策略之四

趙志成 


 「提問」是教師最常運用的教學方法,其學習效果是值得探討的。我們經常談及教學要有高層次的提問,其實背後已假設學生有相當足夠的學習動機及已養成應答的習慣。可是,對學習水平相距太遠、學習態度相當消極的學生來說,教師如何整理「提問」,以至如何施展渾身解數,提問的學習作用仍都有如泥牛入海,一切努力的邊際效果可能很小。教師應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這並不單純是教學法的問題,反而與教師如何與他們建立信任關係及關愛文化有關。

 不過,最能減低嚴重紀律問題的有效方法,一定是如何在課堂教學上吸引學生及令他們明白學習內容。雖然如此,我仍認為大約有最少百分之五十的學生絕對有能力組織思路,分析問題,自我建構學習,尤其是屬於第一組別的學生。以下是有效進行提問的考慮要素:

(一)要習慣建立提問的系統或層次

 從認知範疇(cognitive domain)的取向看,提問層次的理論基礎仍然離不開布魯姆教育目標的分類(Bloom's taxonomy),即由知識(knowledge)、理解(comprehension)、應用(application)、分析(analysis)、綜合(synthesis)到評鑑(evaluation)。近年常提及的高階思維(high order thinking),亦只是布魯姆分類的後幾個層次,或加上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及創造力(creativity)等,其實沒有分別,溫故知新,這些都是教師受訓時學得的基本知識。

 上期曾談及以街道圖作為資料,要求教師問一連串的問題,然後分類,其實是希望能把一大堆的問題整理出上述的六個層次,以下是例子:

1. 地圖內的三個符號代表甚麼?
2. 為何利用符號在地圖上標示?
3. 從A點到B點,寫出你認為最安全的路徑。
4. 試比較和分析從A點到B點其中兩條路徑。
5. 假如帶著一群十歲以下的學生走這條路,估計有甚麼困難?
6. 現在閱讀的地圖和所標示的方式是否有效?有甚麼改善建議?

 假如教師回應著指示,有層次可循的話,做到上述的例子一點難度也沒有,同理,既可以以「文化大革命」為題,又可以以「迪士尼樂園」為例,整理出有層次的提問。

 所以,對應式的設計高層次的提問,根本沒甚麼困難,而亦可運用於任何學科的課題上。關鍵之一其實是教師在備課時,有層次和系統的提問是否存在於其思維機略(schema)內,或因為自己太熟悉內容,只記掛著如何講述內容,學生如何「學」和「思」已經疏忽了。關鍵之二是,究竟要甚麼情境使學生感到提問與學習內容或其生活體驗有關(relevance),所以剝洋蔥式的逐步增加或改變條件使學生思考便是教師功力所在了。例如:以學生要尋找學校試場為情境,利用街道圖發問六條有關聯、有層次的問題便變得有具體意義了。

(二)提問須以充足訊息為前提

 上述有層次的思維提問是縱向式、主軸式的提問層次,其實在每一個層次,都要評估提問前給學生的輸入資料訊息是否足夠,包括引動聯想、刺激思維的圖片和影像,或為學生提供「養份」的剪報、數據等。再進一步,是如何豐富每一層次的輸入,或改變情境使學生勤於動腦,這又是另一課題了。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