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之旅系列之八 令人目瞪口呆的海峽浮冰 及 歸途

(回南極之旅系列)

李煒佳

第15天下午離開南極半島的阿根廷Brown站,一宿無話,但清晨已被船上的廣播吵醒,呼喚我們上甲板觀看。立刻披上厚羽絨,面也不洗就出去了。這是穿厚羽絨的唯一機會,因為在零下5度的氣溫,在雪地上走路,穿厚羽絨會熱到出熱痱的。但在船上甲板就不同了,站著吹風(雖然風速不大),不穿厚羽絨,好快就會冷僵啦。

哇!奇景喔!我立刻跑回船艙,將超廣角鏡取出來。滿海都是大片小片的浮冰,目不暇給,也看得我們目瞪口呆。即使去過東北賞冰、去過北極看午夜太陽,這也是我們完全想象不到的景象!這就是聞名的Errera峽水道。這裡的水很平靜,雖然甲板上仍因船隻移動而有風,但整體來說,仍是非常風平浪靜。船在片片浮冰上通過,船底卻傳來叮叮咚咚清脆的聲音;據船員解釋,這是我們船下的破冰裝置同冰塊碰撞下發出的聲音。這不是破冰船,但也有輕裝的破冰設備;在這溶解中的冰塊間行走,仍是綽綽有餘,船身也沒有任何大的震動。

登船第16天,我們探訪了英國基地Port Lockroy。這是英國早期佔領的基地,幸好簽了南極條約,否則這就會是英國劃界的領土了。這裡有一些歷史遺跡展覽,也有郵票及紀念品出售。英國在這裡印行了專屬的郵票,已經有點宣示主權的味道了;這是超越了其他各國的踏界行為。但也是在這英國基地,我才買到一點紀念品,不致在南極空手而回。

這是在南極最後的一天,我們還登陸了彼德曼島,又進入了另一個跟Errera同樣美麗得令人讚嘆的Lemaire峽水道,才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南極。

第17及18天,我們都在往阿根廷的海上,到第19天早上才回到烏斯懷亞港。這兩天船程要通過著名大浪的德雷克海峽,大家都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也有人一早吃了暈浪丸。以往的圖片顯示,大浪時會有巨浪打上船頭,十分壯觀。可惜我在船頭守候多時,均未能看到;這又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了!


【全文完】

【連續8期的〈南極之旅〉已經全部刊登完畢。李煒佳老師歡迎各中小學邀請到校向師生介紹南極的情況,如有意者,請電27807337向教協會查詢及安排。】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