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探訪團匯報專輯 2

>> 台灣教育考察團 主頁

台灣的進步反映香港的停滯

權益及投訴部主任 陳洪

◎ 陳洪在與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的交流會上發言

這次台灣交流,探訪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由於二會性質相近,既是教育團體也是工會,也非常關心社會事務,因此理事之間話題非常廣泛,但主要探討工會的使命。

全教總起步比教協會遲,全國教師會在1995年成立,但只是一個教師組織,理事經過十年鍥而不捨的努力,才在2011年得到行政院正式宣布工會法修正案,去除教師組織工會的限制,正式成為教師工會。

全教總負責人除了向我們介紹全教總的發展和歷史外,我們也很想借鑒彼此活動的經驗,發展會務。下面幾點是全教總在去年的工作:

一.成功力阻修訂教師法:若修法成功,可由官方決定如何評鑑老師。全教總有法定地位,有集體談判權,成功阻止了修訂。反觀會員佔全港教師人數85%的教協會,政府不容許工會有集體談判權,也不保證修改法例一定諮詢工會意見,對比強烈。例如更改法團校董會資助則例的條款,教育局只單方面修訂然後在網頁上公布,就付諸實行。

二.保障教師退休權益,反對年金假改革:所謂改革實質保障差了,所以提出反對而且得到成功。反觀香港教師的退休保障日益收縮,編制外的教師更被排拒在公積金門外,供強積金,退休保障大減;也有部分教師因縮班成了超額教師,面臨取回公積金,積累了的公積金年資便沒有了,大大影響公積金的積存。

三.成功阻止官版評鑑入法,確保教育專業:提出前線教師和工會參與共訂評鑑制度,反對由官方單方面制訂,反對評鑑主義。香港的「自評和外評」向受業界批評,加重學校上下壓力,對改善教學質素沒大幫助,應由業界討論訂定合理的評核制度。

以上例子,說明台灣正走向一個比較合理的公民社會,早就由落後的狀態超越香港很多很多。香港政府一味向資本家作利益傾斜,權力不受制衡。全教總成立不足4年,由於台灣制定了教師法和勞工三法,大家有法可依,彰顯勞資雙方互相尊重和制約,而且可因應社會發展和進步,不斷作出合乎勞資雙方利益的修訂;也因著政治原因,政黨輪替的出現,政客不能不關顧由選民授權的事實,需要作出平衡而合理的施政。歸根究底,沒有一個合理的選舉制度,所謂「改善」只是空話。香港工會爭取了幾十年卑微的集體談判權仍然遙不可及, 還停留、停滯在殖民地時代,你說悲哀不悲哀! ■

學生髮飾儀容管?不管?

出版部副主任 何志偉

◎ 何志偉(左一)在新北市三重高中觀課。

台灣是香港教師的旅遊熱點之一,同工們除了夜市享受美味,有沒有留意台灣人的衣著?可能是「職業病」發作,當我在台北搭乘捷運時,很自然會觀察當地中學生的校服及髮飾,總覺得他們很「隨意」。究竟台灣的中學老師對學生的儀容有甚麼要求?為何好像沒有規範?經過台灣交流之行,謎團終於解開了。

事實上,台灣教育部門初期對學生的髮飾,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在1987年前,男生一定要理「陸軍裝」,對女生髮型也有嚴格要求,如果有欣賞過〈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類以當時台灣社會為背景的電影,應該對上述髮型不會陌生。這規定肯定比香港學校嚴格!但自1987年後,台灣學校便可以自訂對學生髮飾儀容的要求。直至2005年,時任教育部長正式宣布解除「髮禁」,學校再不可以因髮飾儀容不合標準而懲罰學生。翻查網上資料,更發現台灣學生組織了「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等組織,爭取學生的「權利」,包括廢除「髮禁」的規定。由此可見,社會越趨開放自由,人民也越關注自身的權利,學生也開始為自己發聲。

這次台灣交流,我們到訪過一些中學,絕大部分學生的儀容也算樸素,只是間中遇到一些染髮的學生。對於香港的老師,看見課室裡有「金毛」學生,起初確實有點不習慣,但看到學生認真投入課堂活動時,我心想:「或許我們很容易被學生的外表影響了觀感,但人的內心應比一切都重要。」

從學校管理層面看,若老師不用處理學生的儀容,可為老師減省不少負擔。至少,我們不用花時間督促學生去修髮、聯絡家長,甚至可避免與學生和家長衝突。但老師可能會遺傳了愛「管教」的基因,難免會提出疑問:這樣又是否太自由呢?

學習是無窮無盡的,而學生學習如何穿好自己的校服,只是學習管理自己的一種途徑而已,並非最終目的。台灣學校對學生儀容的處理方法是好是壞,就讓同工自行判斷,但假若有一天,香港學校也仿效台灣取消「髮禁」,我相信老師們仍然有很多途徑,教導學生如何管理好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