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自主學習不是填規範表格

年初四在《明報》寫了一篇小文〈填表格〉,反映了很多學習的意念,在這裡加以闡述。

我從兩個經歷談起:一是到運輸署續車牌,填表格交職員核對,填的都是耳熟能詳的資料,為甚麼每次我都有錯漏?聽銀行職員介紹基金買賣,嚇了一跳,要填十多頁紙,幸好有她代勞,只在最後一頁簽個名。

我在想:人一生究竟要填多少份表格?表格有甚麼作用?

原來一讀書就開始填格,填充、答題,連小學生的作文都用格限制字數。學生要展示「所學」,無論是知識憶記、能力應用、思維發揮,都一定要填格。

「表格」既用於整理和簡化資科,更重要是「規範」,只要被認為是需要的,就要標準化了。對我這類乏耐性、怕悶,不斷問為甚麼要這樣做、有沒有更好方法的人,填標準而繁多的表格便叫苦連天,錯漏百出了。

學校的工作紙、習作、考試卷,其實也是表格,就是要標準答案,才正確得分。如果學習就是憶記「正確」知識,填格也就正常和合理不過了,對「乖」、「好」、肯記憶背誦,勤奮專注的學生,就如魚得水,成功可期。

但如果學習並不停留於低層次學習目標,要學生有評鑑、解難、反思、自主學習能力,真想知道如何用規範式的表格展示。

學校被要求撰寫三年學校發展計劃及作自我評估時,都要跟從一個模框(template),如學校的「強、弱、機、危」,「三項關注事項」,每項都有「目標、策略、表現指標、成功準則等」,為方便閱讀及比較,本是無可厚非,但一變成規範表格,每所學校的「強弱機危」如出一轍,因學校都不從說自己的故事開始,不從憑證或解難手;有些重要事項永遠都要做的不列入關注事項,以至每三年都找一個「新名詞」以應付模框上的要求,所以近來無論中、小學,大部分都以推行自主學習作為關注事項,剛剛「自主學習」是一個浪漫、模糊、多種解讀、多樣形式,要長期有效推行,反覆研究檢視才可能產生效果的「東西」,但為了量化成果,要具體地填上「目標、策略、表現指標、策略」,也就不能不「製造」大量預習工作紙、導學案、自主學習手冊、翻轉課堂了。又剛剛評量這些自主學習「行為」是長期、複雜而專業的,是否有效和值得都極難判斷。

寫這篇文是有感近日檢視了大量中、小學為推行「自主學習」的行為,無論是預習工作紙、導學案、學習手冊,都是要求學生填表格。把那些甚麼思維十三式、自學三十招都用類似概念圖或圖象組織(graphic organisers)放進稱為「自主學習」的手冊內,其實又是填標準的表格,卻以為是訓練高階思維,感到非常不安。

自主學習其實不是學思考招式,在美國,這類思考招式多如牛毛,Edward de Bono的六頂顏色帽子水平思考法(lateral thinking),Tony Buzan的腦圖(mind map)及其他圖象組織都是例子,又多以字母為首的極簡化框架包裝(KWL, SCAMPER……之類),容易被理解,就出現思考多少招的課程。

自教改以來,要實踐「學會學習」、「自主學習」的浪漫原則,教這些招式,便容易在課程上顯現,但懂了這些字母名詞,是否「提升」及「學會」了思考,亦有不同意見,有學者認為思考要建基於學習內容,不能抽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