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校政民主化續篇

一般中學的教職員工約有七、八十人,加上學生及家長,要妥善管理之,讓大家能愉快工作和學習,實非易事。

這些年間,不同的社會事件直接影響校內的運作;各持份者對事件的看法和學校的處理方法有迥異的見解,令管理層不得不解釋做法。一些社會事件並沒有太多的先例可循,正如去年的雨傘運動,相信令不少中學面對很大的考驗。

若學校於決策上,一向是公開公正的,相信師生家長已建立了互信的關係;當此等事件出現時,透過溝通,師生家長會明白學校的處理方法。當然,要建立互信的關係,必須透過很多共同經歷,長時間積聚的。

每月一次的家長會議

家長是學校重要的持份者,得到他們的支持和信任,令學校運作暢順。我校在每月的第一個星期五晚上均舉行家長會議,歡迎所有家長出席。會議由家長會主席主持,校長、副校長、助理校長及兩名教師是當然成員。校長會圖文並茂地報告該月校內的重要工作及活動;家長也就學校的情況提問及給予意見。正值雨傘運動時,校長在會中解釋學校對參與師生的處理方法,而家長也表達了不同的意見。透過這些交流,拉近了彼此不同的看法,亦優化了校內的不少措施。

讓不同持份者參與學校的決策過程

選擇小食部及午膳供應商成為了大部分學校的恆常工作,亦令同工增添煩惱。部分學校由負責同事主理整個過程及作出選擇,相信換來是不少家長及學生對服務及食物質素的投訴。

感謝我校負責的幾位同事,讓家長及學生參與整個過程,如制定校本需要,甄選入圍商戶,參與試食會等,而最終由學生會代表及參與的家長投票決定選擇,讓他們擁有(own)整件事。其後,家長會及學生會更進行監察,如家長進行突擊試食,學生會向全校同學發問卷調查等。家長同學知道自己的意見被尊重及處理,而負責的同學亦學習以數據說明同學的意見。

民主的代價

和平理性的討論,收窄分歧,尋求共識是共同目標;但,談可容易?被挑戰、長時間的討論,甚或爭辯,是校政民主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要走這條路,校內各人均需尊重各持份者有表達的權利;而領導層的責任,則須確保決策過程是公平公開及公正的。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