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過撥款以社福界為鑑

權益及投訴部

爭取多年的15年免費教育進入白熱化階段,對於幼稚園教育是否以一筆過撥款模式作為資助方式正熱熾熾地討論著。社福界推行整筆過撥款超過15年,到底有關撥款模式對他們帶來怎樣的改變與衝擊?我們就此訪問了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會長張國柱先生,當中有不少經驗可讓教育界參考。

實報實銷到整筆過撥款(Lump Sum Grant)

社會福利機構本以實報實銷方式接受政府資助,至1998年,政府試圖在社會福利機構(社福機構)推行單位資助撥款制度(Unit Grant),但以單位計算撥款,單位內各項營運開支將難以互相計算補足,故當時社福機構管理層均反對此改變。翌年,林鄭月娥上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把單位資助的構思改為整筆(即一筆過)撥款,資助由單位改為機構,並以薪級表中位數(中位數)乘以聘請社工人數計算資助金額。社會福利署(社署)推出整筆過撥款的同時,亦實施「過渡補貼」(Tide Over Grant),即首5年內若社福機構聘請的社工薪酬高於中位數,社署會發放實際薪酬與中位數的差額,讓這些社工可得到薪酬保障。

誠然,「過渡補貼」的安排讓社福機構覺得整筆過撥款在資金運用上較為有利,若社工的薪酬低於中位數,薪酬與中位數之差額餘款可撥作機構的其他用途;相反,若社工的薪酬已高於中位數,則社福機構亦不需要額外撥出資金補充差額。在「過渡補貼」完結前一年,社總便聯同社福機構一同向政府爭取永久實施「過渡補貼」,社署卻以推行為期2年的「特別一次過撥款」(Special One-off Grant)作為最後回應。

惡夢開始:整筆過撥款對社工編制及服務質素的衝擊

社總當時已預計這7年內,各社福機構會相繼推行新措拖,以配合整筆過撥款所帶來的影響,達致機構「瘦身」的效果,使機構能減少在薪金上的支出。事實上,這7年間不少機構亦以不同形式縮減社工編制人手。

由於整筆過撥款沒有限制社工職位的數量、職級及薪酬,機構最常見的方式是聘請少於標準數量的社工職位,如一個中心原本需要10位社工,最後可能只聘請9位或更少;與此同時,在職級方面,機構可能聘請較低職級的社工,如職位本來需要聘請一位助理社會工作主任(ASWO),則改以聘請社會工作助理(SWA)取代,前者需要大學學位資歷才可入職,後者只要求副學位(高級文憑、副學士或文憑),機構便可從中減少支出。

再者,由於7年後社署便不再為高於中位數薪酬的社工作出薪金補貼,機構便推出俗稱「瘦雞餐」,先與年資長的社工終止聘約,再以中位數的薪酬聘請這些社工,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社工們只好「就範」,社總估計當時的流失率可能超過10%。社總亦預視在資助以中位數計算的前題下,大多數機構亦只會以中位數作為社工薪級的頂薪點。

服務的影響

這種資助模式所產生的變化,大大打擊社工的職業保障,對服務自然產生不良的影響。以往,機構舉辦活動亦會作出補貼,幫助經濟上有困難的人士參與活動,但在整筆過撥款實行下,機構需要預留更多資源,便可能會向參加者收回成本價,這阻礙了經濟未能負擔的人士參與活動的機會。與此同時,以往服務單位的開支是實報實銷,不需要擔心成本效益的問題,現在因要承受支出的風險,令活動名額減少以控制成本,最終導致服務名額較以往少但收費比以往高,變成有能力負擔的人才可以參與,並未能幫助到最有需要的一群,這與社會工作的理念相違。

整筆撥款帶來社福界林林總總的問題,不但影響從業人員的職業保障,負面的後果更延伸至服務對象。教育同是人本服務,若在幼稚園推行一筆過撥款,極有可能發生相類的問題,這將對幼稚園同工、家長及學生帶來一個如何的境況?

一筆過撥款模式是福是禍?同工宜多加思辨。社總以他們的經歷和教訓,語重心長地忠告教育界:必須與辦學團體及眾老師同工一起反對一筆過撥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