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監察」

從政治行政理論看,「監察」的理念和實踐由來已久,遠自秦漢,以至近世明清和現代國共兩黨的主政架構,「監察」系統一直存在,儘管其運作、功能和影響難以一概而論。

封建年代的御史諫官,以至制度化的御史台和都察院,基本職責是輔助居上的君主,「掌持國家刑憲典章,以肅正朝廷」。 國民政府「監察院」的創設源自五權憲法理論,在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之外增設監察與考試兩權,主要是強化行政權力,避免立法院獨大,把國會的糾察和調查權獨立出來。 中共政府建國時已設立「人民監察委員會」,而「監察部」歸屬國務院,直至1993年起中央和地方各級黨部紀律檢查機關與「監察部」系統實行合署辦公,是一黨專政的特色。

其實外地民主議會國家鮮有獨立的監察架構,一般由國會、議院或立法機關兼有監督的權限,以此挾制行政機關。 綜觀現存的獨立監察體制運作,專管監督和彈劾事宜,即監察各地政府部門在推行政策和執行紀律的問題,處理有關申訴或檢控違規公職人員等情事。也就是說,監察操作並不是在行政過程中直接督責涉事,而是開項立案後的查證、檢舉以至彈劾工作。

今時此日,「監察」仍具實質意義,但必須界定具體運作形式。教協會設有「理事會」和「監事會」兩層架構,看來有需要釐清彼此的角色和關係。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