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真普洱

 鄧玉貞

「我要真普選」二次創作成「我要真普洱」,個人覺得對真普選絕無不敬,選舉要公平、公正、公開,更要普及。這毋庸爭議。

普選行政長官、取消立法的功能組別落實無期,港人失落可以想像。戲謔成我要真普洱,只是苦中作樂,正能表達港人「打不死」的不屈不撓精神。為何不是其他呢?當然與洱有字有關,容易聯想。港人上茶樓「一盅两件」:一盅就是開一壺茶,兩件是吃點心,而揀選茶葉最多的就是普洱。

普洱是後發酵茶,可儲存,具越陳越香的特性,與不發酵的綠茶不同。加上普洱製成品形態有餅、磚、沱和散茶。而餅、磚、沱中又有不同重量之分。而綠茶只有散茶,就以龍井為例:範圍只限杭州附近,以產地分為獅、龍、雲、虎、梅五個品類,及採摘時間分高、中、低檔次,也並不複雜。普洱則範圍廣闊:單是區分生茶和熟茶也不容易,而生茶隨著儲存年期越長,轉化更大。品飲時的口感差異極大。

一個無經驗的初哥到茶店買普洱真是無所適從,價錢有天壤之別。很多時是交了昂貴的學費,也買不到好的普洱。

廿年前很多舊式茶樓結業,將倉存的普洱出售,部分流入台灣,一種「存生茶、喝熟茶、品陳茶」的說法打動茶人心。陳茶備受追捧,價格狂升,儲存半個世紀以上的茶如鳯毛麟角。陳茶求之不得,轉而開始存新茶,如此一來新的生茶因此需求大增,稍有點年份的茶也水漲船高(一件「88青」去年中以破紀錄500萬人民幣成交)。

踏入千禧年代,極多從不喝茶的,對普洱一點也不認識的人都屯積普洱茶,期望升值。有需求自然有供應,很多次貨包裝成上等貨色出售,買家受忽悠,終致2007年茶價崩盤,茶價大跌。幾年後人們追求質量好的普洱,不同山頭的茶;古樹喬木、台地茶……引發了另一輪追捧。著名山頭的茶價格又狂升,茶菁幾年前每公斤幾十元,至去年炒上近萬元也有,於是冒充贗品應運而生。如此這般一些物非所值的貨品充斥市場,消費者無從識別,我要真普洱便是心中的呼聲。

 

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5.03.18 《教協通訊》  副刊)

>> 昔日《教協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