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與節瓜

 圖/文:小魚

一位在杭州郊區務農的豆友,貼文談冬瓜與節瓜。有議者說冬瓜是節瓜的變種,也有說粵人愛啖節瓜多於冬瓜,未知何據。

其實追本溯源不難,古有冬瓜,早載東漢《金匱要略》;而節瓜到清代始見著錄。亦可參考近代的植物誌,據《中國植物誌》七十三卷葫蘆科及《香港食用植物》(市政局1988),都說明節瓜(毛瓜)才是冬瓜的變種。節瓜的學名是冬瓜種名後綴上 var.(變種);而種加名 chieh-qua How,就是節瓜的拼音,和命名者侯寬昭的姓。

兩種瓜廣東人都愛吃 ——冬瓜炆火煵、夜香花草菇冬瓜粒湯;節瓜就煮蝦米粉絲、鹹蛋肉片湯。上得桌席的大菜,要算冬瓜盅和瑤柱節瓜甫了。只是節瓜四季常見,冬瓜食用則以夏季為主。記得外婆臨走前,每次家母探望,都叮囑煮一壺節瓜肉片湯,帶去療養院給她,外婆說:節瓜潤喉正氣。

廣府話常說「瓜瓜聲,唔好聽」。其實呢,「緜緜瓜瓞,福壽綿長」,卻是吉祥討喜,還沾上《詩經》的古雅。那兩年寄寓錦田鄉郊,陳伯田裏的竹棚,夏天掛滿冬瓜寶寶,又大又胖又長。

【沒有冬瓜節瓜,只好用上康伯的葫蘆 】

(2015.03.18 《教協通訊》  副刊)

>> 昔日《教協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