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校本評核」的教訓

葉建源

執筆之日,有好消息,有壞消息。

好消息是政府終於聽從民意,取消了文憑試七科的「校本評核」,並打算精簡其他三科的做法。教協會自文憑試實施以來便多次要求取消和簡化多個學科的「校本評核」,2011年更出版了《新高中校本評核調查報告》,痛陳「校本評核」過多對老師和學生的壞影響,到今日,終於收成正果,取得成果,可喜可賀!

當然,「校本評核」的問題並未完全解決,而且政府還要增加好幾科的考試時間,增加學生的考試壓力,到底何以要這樣做,政府也應該好好解釋。但無論如何,多個學科的「校本評核」終於取消,仍是值得高興的事。

至於壞消息,則是政府為初中的中史科推出了一個「短期方案」諮詢稿,名為諮詢,但九月馬上便要實施,請問這會是實質的諮詢嗎?

「短期方案」的重點是「詳近略遠」,把古代史教得簡略一點,近現代史教得詳盡一點。表面上,這是一個簡單的調整;可是,對課程改革有基本認識的都會知道,這是一次巨大的轉變 ──原本教十節的內容,如果突然要壓縮為五節,又或者擴充為十五節,絕對不是橡皮糖般可以拉長縮短,老師必須要做大量的準備,包括剪裁教學內容,發掘教學資源、構思教學方法,才可以教出同樣水準的課堂。如果連新教科書也沒有,只有短短幾個月,老師便要變出一套新的教程,難道老師都是懂得變戲法的街頭魔術師嗎?

正常的做法,應該是好好諮詢,好好計劃,讓出版社有足夠時間修訂教科書,讓老師有足夠時間備課。問題是,這次修訂何以「捨正路而弗由」,要老師匆匆忙忙上馬呢?到底是否有任何教育以外的動機呢?

事實上,對於「詳近略遠」,同工的意見是分歧的。教協會最近的調查顯示,近七成中史科老師對此並不認同,這麼低的認同程度,何以政府還要急著推行呢?

「校本評核」的經驗是足以為戒的。沒有充分的論證和準備,沒有共識,結果只是令全港師生飽遭煎熬,最終還是要走回頭路。這個教訓,對於中史科的「短期方案」難道一點啟示作用也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