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不同的親子關係

 馮潤儀

遷入新居前得蝸居別處,該地方不可養狗,惟有托朋友照顧犬子。這次與她們分開了差不多四個月,是最長的一次。沒有狗狗的日子,早上不用趕著餵她們,晚上又不用回家善後,感覺異常輕鬆寫意;但回到家中,沒有了那十二隻腳跑來跑去的聲音,飛撲前來的迎接,錫錫和抱抱,心,總是缺了一角。

友人對她們的愛護及無微照顧,自嘆不如;更改變了她們的一些壞習慣,令我讚嘆不已。好不容易熬過了四個月,接狗狗們回家,她們總要點時間適應,還得找個新據點:就是在不同地方撒下尿尿!
當我破口大罵時,不禁又想起大女桐桐。她與我們一同住了五個地方,每次到新家,聰明的她總是第一個適應下來,更不會隨處撒尿找新據點。這次搬家,帶著她的骨灰,牆上貼著她的舊照,她與我們同住在第六個地方。

至此,又得停下來拭淚。

朋友總問:「你這麼難過不捨,她們死後仍會養嗎?」我很確定地答:「會。」不知是否因少時養的狗走失了,長大後,養狗成為了我的「未完事項」(Unfinished business);當經濟環境許可時,立即搬到可養狗的地方居住。

不過,下次再養新狗,要認真地算算自己的年齡,能否照顧狗狗終老。養寵物的人多會稱寵物為子女,但這種關係與人類的親子關係很不同,相信世上沒有一位爸媽希望子女比自己早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