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春宴

 景雲

我的家鄉,是新界一條範圍頗大的鄉村。村人有移居到外國,也有搬遷到其他地方去。但故鄉情濃,每逢新春,遊子思歸、拜祖、團聚,更藉一年的送舊迎新,舉行村人大集會的迎春盛宴。

新界鄉村,有一項拜年活動,便是舞著獅子或麒麟到附近不同村落挨家逐戶拜年。討得的紅封包,便用在這場新春宴會上。宴會舉行的地點,是已停用的村校;遇著下雨天,便在課室內「開圍」,若天色良好,大家都選擇在室外寬敞的廣場上舉行。我們的村子,歷史悠久,規模不小,一切公用設備齊存。就說宴會用的桌椅吧,全屬「公家」之物,供村民在有需要時應用。婚嫁、壽筵,甚至喪事解穢,只要提出而村內人手足夠,大家都盡力協辦。我出嫁時,婚宴也選擇在村中舉行。簡樸,但有濃得化不開的人情味。

宴會前一天,已把食材準備好,碗筷、桌椅,亦安排妥當。或者你會問:幾百人的筵席,誰主廚灶?答案是村民,而且男女均有,在校園後築起爐灶,架上大鑊,一道道別具特色的鄉村菜餚,就這樣烹調出來。

來赴宴的,不用收帖子,只要是村民便成。席上,有居於村內的父老,有遠道而回的遊子,有租住村屋的,甚至外傭也在其中。我這個原居民的「外嫁女」,當然有一份兒,並且連家人也成座上客,讓他們感受農村新春的喜慶氣氛。

筵席在午間舉行,先來個舞獅娛賓,歡送牠離場的,是一大串紅紅爆竹,劈啪劈啪的,及那久違了的硝煙味。廚子們權充侍應,把菜餚一一送到桌上。雞鴨之外,豬皮蘿蔔、冬菇豬肉、鹹酸菜木耳……都是樸實而難得一嚐的菜式。「夠唔夠?自己去廚房取。」他們說。而惜食的村民,席散前,把剩下的都拿回家去。我也在「早有準備」下,帶著幾盒菜餚回家呢。當然,伴隨回去的,還有那聲聲問好與道別的叮嚀。

明年新春,盼望再來!沾一份喜悅,解一緒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