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減薪金 只為買一盆花

— 香港學校非教學人員職工會的辛酸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學校非教學人員職工會(前身為香港學校書記及校工總工會,下稱工會)於政府在學校推行一筆過撥款模式時成立。工會主席認為,學校的書記和校工人數不多,政府的主要目標不是他們,只是以書記和校工作切入點。教協會當時擔心政府在學校推行一筆過撥款是要打開缺口,逐步波及教師,故全力支持香港學校非教學人員職工會的成立。

一筆過撥款吞噬僱員的權益

會員的擔心最後變為事實,工會亦接觸到一些會員權益受到嚴重影響的狀況。在推行一筆過撥款前,資助學校的書記和校工的員工福利本優於《僱傭條例》。但在一筆過撥款推行後,部分學校的書記和校工待遇被更改為只按《僱傭條例》的基本要求,令他們所受到的保障和權益大幅減少。雖然法例指修改僱用條款要雙方協商及同意,然而,事實上若雙方協商不成功,僱員不同意修改條款,亦只能視作遭僱主解僱,向校方追討代通知金,僱員卻失去職位。同時因校方沒有違反《僱傭條例》,工會及僱員亦無計可施。更糟的是,這些學校千辛萬苦扣減書記和校工的權益(甚至是薪金),目的可能只為添置盆栽或購買傢俱之用,卻對書記及校工的職業保障造成深遠的影響。

鬼祟地偷去你的薪金

活生生的例子是有辦學團體開辦的十多間學校,曾經在一筆過撥款推行時試圖修改合約,把書記和校工的薪酬改為起薪點,卻沒有向員工說明,但這些員工其實很多已達頂薪點。若員工不防有詐,沒有細閱合約便簽署,由頂薪點回到起薪點,即等同薪金減半。幸好當時有會員發現,即時向工會求助,工會即去信教育局、辦學團體及勞工處,其後辦學團體表示不知情,囑咐合約修改交由各校校長自行決定。工會相信辦學團體當時擔心修改合約一事傳出,會令聲譽受損,才把修改合約的責任交回各校校長。當然校長也明白修改薪金是一個燙手山芋,合約事件就此不了了之。

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可惜的是,按《僱傭條例》修改聘用條款,並非是推行一筆過撥款後最壞的情況。現時不少學校聘請大量的兼職校工,最初大多數學校聘請的兼職校工仍符合「418」的規定(即連續為同一僱主服務4星期,而每星期工作不少於18小時,僱主須向僱員提供《僱傭條例》的保障),後來學校得知法例的漏洞,把兼職校工的工時減至每天3.5小時,若每週工作5天,每週工時只有17.5小時,學校「成功」逃避「418」給僱員的權利與保障。教育界發生這種「剝削」現象真令人憤慨。

香港學校非教學人員職工會把一些發生在教育界的剝削實況告訴大家,這些都是一筆過撥款魔掌之下衍生的問題。如今幼稚園亦有機會要面對一筆過撥款的模式,甚或教育局近年傾向以津貼撥款形式資助學校。同工們,這些都在蠶食我們的職業權益,你豈能不起來抵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