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的啟事 幼兒教育何去何從?

本報記者

6年前一則以4,500元超低薪招聘幼稚園校長的廣告,震撼一時,報章爭相報道;故事進入大銀幕,《五個小孩的校長》同樣帶來極大迴響,呂麗紅校長以愛心救回一所瀕臨殺校的鄉村幼稚園,喚起社會對幼兒教育的關注、反思教育的初衷。戲中的呂校長說:教育竟變成不折不扣的商品,完全失去教育原本應有的意義。

教育變成商品

的確,在政府眼裡,教育從來就是一堆冰冷的數字,不夠學生便縮班,不夠班數便殺校,被政府形容為「成本高效益低」的村校,教育局更是手起刀落,當年小學殺校,也是由村校殺起。在政府冰冷的數字裡,學生不同的學習需要、學校承傳的教學理念、師生對母校的感情,全部是「零」,毫無價值在這套管治思維下,學校要生存就必須競爭,競爭就不得不迎合市場。幼教界爭取全面資助幼兒教育,是希望扭轉局面,但政府07年推出的,竟然是以自由市場主導的學券制,這個制度其中一個很典型的目的,就是促進學校競爭,以期令成本下降和提高質素。將這種資助模式套進幼兒教育,結果令本已全屬私營的幼兒教育,推向更加商品化,學校迎合的是家長而非幼兒的真正需要。

政府終於承諾15年免費教育,幼教界翹首以待,期望透過改善制度和資源投入,讓幼兒有均等機會接受優質的普及教育。我們極度關注資助模式、教師專業前景及發展等,因為若推行得法,將有望撥亂反正,本港幼兒教育可向前跨進一大步。長達兩年的研究接近尾聲,「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下月將提交報告,具體方案有待揭盅,可惜從政府透露所知,諸如「整筆過撥款」模式、教師薪級不重視年資和學歷提升、全日制不納入免費教育資助等,都不是好消息,與幼教界及家長的期望落差很大。

研究報告下月揭盅

幼兒教育,何去何從,與幼教同工息息相關,下月發表報告及進行諮詢,將會非常關鍵。我們關心,因為這是孩子的福祉,我們發聲,因為孩子不懂爭取。雖然我們相信,教育前線還有很多默默耕耘的動人故事,但優質教育的體現,總不能永遠只靠同工無私犧牲和奉獻。

呂麗紅校長 茶聚分享會
本會在復活節期間預訂三場《五個小孩的校長》,邀請會員代表免費觀看,反應熱烈迅速滿座,本會誠徵電影的觀後感,並邀得呂麗紅校長與同工茶聚,分享教學的喜與樂,歡迎同工報名。 (詳情及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