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過撥款糖衣毒藥 料惡果數年後出現

本報記者

立法會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上月會議,討論主宰幼師專業地位的議題:薪酬機制及教師專業發展。幼教界爭取與公務員掛鉤的薪級表,但局方的論調是「與薪酬相關的做法是資助學校劃一資助模式的其中一環,幼稚園不能單獨採用有關政策和做法」,換言之,要設立薪級表便必須與統一學位分配、派班縮班等措施一籃子掛鉤。可是,各項措施掛鉤的必然性何在?又何以必須在起步時便全部掛鉤,不能先易後難地分階段進行?總之無論在理據上或技術上,局方都一直迴避解釋和論證。

幼師薪級表非新生事物

其實回顧幼教歷史,幼師薪酬與公務員薪級表掛鉤的做法,絕非新生事物,早於1995學年,參與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資助計劃的幼稚園,均須向合格幼稚園教師(QKT)提供政府規定的薪酬級別,即公務員總薪級表第7點至18點。直至07年,學券計劃才取消了在幼稚園教師的薪級表,但任職幼兒中心的幼師,則至今仍然沿用這個薪級表制度。為何一直行之效的政策,在幼教納入資助後反而變成不可能?

政府設下重重關卡,無非是不欲全面承擔幼師薪酬,而改行一筆過撥款資助,以幼師薪酬的中位數封頂。若中位數資助不足以支付全校教師相應年資增長的薪酬,學校便要自行解決,方法不難想像。事實上,當年社福機構改行一筆過撥款,為緊縮節流資深社工被辭退或降薪,對服務質素影響深遠。而幼稚園的規模相對更小,教師薪金可拉上補下的空間更加有限。可以預期,若推行一筆過撥款,一開始教師年資較淺,薪酬應可跟上水平甚至比現在有改善,但隨著年資日深,中位數撥款開始不足以支付,數年後惡果便會出現。以中位數封頂的一筆過撥款制度是糖衣毒藥,對幼教長遠發展有害無益,若導致教師流失更嚴重,損害的是我們幼兒的利益,萬萬不能輕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