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權力過大  校董會成為「梁粉俱樂部」?

本報記者

最近梁振英對各大專院校張牙舞爪,插手干預大學運作。當中最備受關注的,是梁振英對各間大學作出多項具爭議性的人事任命,令人擔憂梁振英將各大學校董會變成「梁粉俱樂部」,學術自由的警報正亮起紅燈。

校董會架構沒有標準

按照法例,行政長官會兼任各院校的校監或監督,並以這個身分委任校董。法例同時授權特首委任校董會主席和副主席;而除了委任中文大學校董會主席時須要根據校董會的提名而委任外,特首可以隨意委任任何校外人士擔任校董會主席,由梁振英一人「說了算」。

現時各間院校沒有劃一的校董會架構,特首可委任的人數和佔校董會的比例皆有顯著差異。其中以中大最少,只可委任6名,佔校董會僅11.5%;演藝學院則最多,可委任達到15名,佔校董會達83.3%,足以左右校政。

按照教資會於2002年3月發表的《宋達能報告》,要求引入更多校外人士擔任校董的原意是「希望有更多校外成員以非學術界人士的身分參與校董會,獨立地向大學提供意見,他們所效忠的對象,並非政府或院校本身」。然而,現時大多數「校外人士」均由特首任命,只有個別的院校可由校董會委任少數校董。不禁令人質疑這些由梁振英委任的校董是真的「獨立地向大學提供意見」,還是向梁振英效忠,執行政治任務?

校董會席位或成為梁振英的「回禮」

此外,現時的委任制度難免惹人質疑梁振英將校董會席位當作對「梁粉」的回禮。梁振英於2012年7月上任不久,即於10月委任時任行政會議成員的「梁粉」林奮強擔任嶺南大學校董。更令人震驚的是,梁振英前競選辦公室的三名副主任——紀文鳳鄧淑德和劉炳章,於梁振英上任兩年內,分別獲委任為港大校務委員、浸大校董和理大校董。今年3月,梁振英不顧師生及教育界的反對,再安插全國政協廖長城出任科大校董會主席和前教統局局長李國章擔任港大校務委員。有傳媒報道梁振英更計劃於今年11月梁智鴻任期屆滿後,委任李國章成為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任職教統局局長期間弄得教育界滿城風雨,包括企圖強推中大與科大合併、涉及香港教育學院風波等。由不尊重學術的人執掌大學最高權力機構,絕對是對學術自由的威脅。

在十所特首有權委任校董的大專院校當中,過半數校董會有成員曾於2012年提名梁振英參選特首。包括現任城大校董會主席胡曉明、浸大校董會的馬逢國、龐愛蘭、許華傑及蔡懿德等。另外,現時共有多達33名獲委任的校董是現任或曾任人大或政協委員,親中校董遍及所有院校,覆蓋之廣令人咋舌。

政協校董無理狙擊阻陳文敏任副校長

事實上,3月份已有報道指雖然港大審核委員會認為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在處理大學收到的捐款時做法合乎規程,但包括紀文鳳及梁高美懿在內具政協背景的校董卻繼續狙擊陳文敏,要求校務委員會只接納審核報告為中期報告,從而令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的程序一拖再拖。最終由於審核委員會堅持不會再提交新一份報告,校務委員會才接受有關定案。

回歸前,港督雖然兼任各大學的校監,但僅屬「虛位」性質,絕少染指大學事務;回歸後,行政長官兼任各大學的校監,卻愈走愈前,屢次被質疑干預校政,學術自由等核心價值正備受挑戰。如果任由當權者繼續恣意妄為,恐怕校董會將成為政治附庸。因此,大家有必要反思如何訂立一個可以保障院校自主發展的校董會制度,保障學術自由,免受政治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