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探訪團匯報專輯 4
參訪台灣融合教育有感

>>  台灣教育考察團 主頁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教協會台灣教育考察團行程緊湊,第四天參訪台北市五常國小的視障融合教育和附屬幼稚園。有關老師為我們作了詳盡的匯報,從立法政策到教育理念,從組織架構到操作層面,從課程活動到教材設計等等,介紹視障融合教育現況。筆者嘗試從兩方面簡述一下,再評斷一些議題。

◎ 陳國權

在班級結構和學生方面,五常國小有普通班42班,視障資源班2班;全校1092人中,視障學生有12人,其中包括7位盲生和5位低視力學生;該校亦有47位其他輕度類別的殘障學生融入各班級;在結構和人手編配上,除了兩班視障學生的資源室外,另設兩個資源室跟進不分類的融合學生。在行政和人力資源方面,五常國小校長負責學校融合教育的整體規劃;校長領導下分設「行政團隊」和「教師團隊」;「行政團隊」的一位輔導主任和一位特教組長負責協調特教班行政事宜;「教師團隊」專責課程規劃和教學工作,共有八位老師,包括四位班主任老師和四位視障班老師;教師助理若干位主要協助進行協作教學、點字翻譯、生活自理和參與「個別化教育計劃」等工作。此外,教師團隊的「師徒制」合作模式,以及全面實踐「個別化教育計劃」都是該校的特色。

就以上述的班級和行政架構,以及資源調配而言,該校從2008年開設視障資源班開始,經過三年的調整,已成為視障重點學校。國小台北市五常國小只是台灣特殊教育配合融合教育發展下的其中一個實例而已。追本溯源,台灣早在二十多年前已回應融合教育的潮流而著力重整特殊學校的體制和網絡,並且從立法著手,重新確立特殊教育的定位,以及與融合教育的協調。

◎ 探訪團參訪五常國小的視障融合教育和附屬幼稚園

從發展角度看,台灣絕大多數特教同工都曾經受到美國不同大學教育特殊教育系的洗禮和浸淫,深受影響。因此,台灣特殊教育的發展一直參照和依循美國特殊教育的模式,最顯著的是「資源教室方案」(Resource Room Model)。雖然「資源教室方案」仍有不少改進的空間,以至值得爭議的地方,但是台灣特教同工卻是認認真真的嘗試和踏踏實實的驗證成效,一步一步邁進。 相對香港融合教育的溫溫吞吞策略和虛不到位的狀況,實在瞠乎其後。

「個別化教育計劃」是台灣特教近年來的重要里程碑。「個別化教育計劃」概念源自1975 年的「美國障礙兒童教育法案」(Public Law 94-142),不少國家雖然認同理念,但往往沒有立法規管。1997年台灣特殊教育法已包括「個別化教育計劃」的釐訂,其後2009年特殊教育法第二次修訂時通過增加特殊教育支持系統及提供特殊教育經費所佔比例,以配合擬定「個別化教育計劃」所需要的跨專業人員、經費、設備與輔助工具等。雖然不少台灣學者指出「個別化教育計劃」的成效指標仍未明確化和標準化,仍須深化研究工作,但是,整體而言,台灣特教同工在這方面的努力和成果值得引以為傲。香港卻已遠遠滯後,豈能仍然自我感覺良好呢?

台灣民間力量已醒覺,影響所及,特教同工和殘疾學生家長更積極投身特教改革事工。「充權」(empowerment)的說法已不足以充分反映他們的心態。意念已提升為:「充權增能」(empowerment and enabling),讓凝聚的能量發揮出來改善現狀,讓期盼漸漸成為現實。這些年來台灣大學學者、前線特教同工和殘疾學生家長彼此呼應的三方結合,形成一股強大的推動改革教育力量,成效彰顯。香港顯得相形見拙。

過去不少台灣特教同工前來香港取經,豈料河東河西的盛衰興替難料,他山之石已易地移位。筆者從事特殊教育經年,並非妄自菲薄,只是想到香港特殊教育和融合教育的發展仍然裹足不前,不禁感觸良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