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普選不要也罷

黃碧雲

特區政府終於就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辦法提出方案,一如所料,在人大常委會的8.31框架下,提名委員會由1200人、四大界別組成,當中以親北京、親建制佔大多數。另規定候選人為二至三人,出閘門檻要取得601票以上提委的提名才可成為候選人。

這方案是一個不合情理的篩選方案,不但香港人的平等提名權被剝奪,民主派支持者屬意的候選人也被剝奪參選權。如此違背公平參政原則的假普選方案,怎樣也啃不下。

民主派否決政改,不是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而是為了維護公平和民主的選舉制度,讓不同政見人士均有合理的參選機會。我們不可能通過一個特首普選方案,擺明要篩走民主派候選人,只讓符合中央心水的建制派才可參選,這是不合理地剝奪民主派的參選權,也是違反〈基本法〉第26條的規定。若易地而處,提委會要篩走所有建制派,不准他們參選,建制派也一定不會支持。我們爭取的是一個容許公平政治競爭的選舉,提名權及參選權均不應有不合理的限制。

另外有些人援引外國例子,謂美國總統選舉的選舉人票制度,也是帶有限制性質的普選,選民的最後選擇權也是操縱在選舉人手上。然而,美國的選舉人全部都是美國各州的選民一人一票直接選舉產生,選舉人也會按其選民意願而投下選舉人票,故是相對公平和反映選民意願的普選制度。但提委會的1200人並非全部由民主選舉產生,不少提委的選民基數狹窄,也有不少公司票,港區人大、政協提委,更是由中央操控選舉結果或委任產生。8.31的決定,將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與產生辦法,都規定要跟足特首選委會,這並非基本法的規定。提委會不但未能民主化,更甚的是提名過程變成了初選,篩走中央不喜歡的參選人,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建制派自篩選方案推出後,不斷強調政制往前走,落實一人一票選特首,說民主派否決政改,是破壞香港民主進程,企圖把政改原地踏步的責任推向民主派身上。這種說法是忘記了大部分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都是透過地區直接選舉產生,民主派有三名功能組別超級區議員,都有廣泛民意授權。歷年來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均擁有逾五成半以至六成的選票,比建制派議員的總體得票更多,反映社會上相當大比例的民意,只是立法會選舉制度的扭曲,令民主派獲得較少議席,成為議會內的少數派。若民主派在特首選舉中被無理剝奪參選權,香港就會淪為緬甸一樣,軍方把持的政權透過訂立惡法,禁止受該國人民擁戴的昂山素姬參選總統,這是世界上一件極其荒謬和反民主的事情,民主派議員否決一個如此荒謬、又違反〈基本法〉和民主原則的特首假普選方案,是應有之義。

民主派一直要求特首普選須符合〈基本法〉和〈國際公約〉內對普選的定義,實現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是中央政府對港人的莊嚴承諾,是憲制責任,並不是甚麼恩賜。中央和特區政府面對的現實,是要尊重香港人,讓沒有篩選的真普選在香港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