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拉矢」

以進步自居的監事日前不嫌污穢,撰文批評教協會理事「霸著茅廁不拉矢」,引用不盡不實的「會議出席率」而概括指斥理事怠職失責。

言詞通俗嘩眾本來無可厚非,砌詞誤導會員則絕不可取。從修辭角度看,誤用譬喻往往由於類比對照有所差別,墮入移位換景的窠臼。 以「茅廁」喻指「理事職位」,以「理事會議出席率低」比作「不拉矢」,因而引申為尸位素餐的譏諷嘲罵。這樣的譬喻說法公允合理嗎? 無知愚昧的責難尚可原宥,刻意偷換概念的心態便必須揭示。

一眾理事定位於教育專業立場,必然首要緊守教學正業,付出心力精神,對學生負責,做個稱職的好老師。此外,理事既是老師,也做人父母,身為丈夫妻子,必須關顧兒女和伴侶,背負工會重責後總是感到時間捉襟見肘。平情說來,理事參與會務豈只是每周星期一晚上八時至十時出席常務會或理事會會議而已。他們在會內兼顧不同部門的管理、組織和運作,在會外參加不同性質的交流會、諮詢會和研討會,更要在教育專業,工會權益和社會公義等事務上身體力行的策劃,調協和支持相關活動。而且,理事透過電子群組無時不刻的討論和跟進會務,密切溝通渠道經年累月開放。

委身教協理事會是嘔心磨難的承擔,筆者對負重疲累的年輕理事未必能依時按刻出席會議深表理解和體諒。蹲坑大解本是「應有之義」,可是,筆者對於不安坐廁所而隨街撒野遺臭的人還是嗤之以鼻。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