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亦華:後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教育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於年初病逝,其政治與外交成就廣受輿論推崇,其實新加坡教育亦相當傑出,新加坡國立大學是世界知名學府,學生在PISA各項也力壓各國。然而,為甚麼新加坡卻未如芬蘭或歐美般,受各地學者所推崇仿傚?究其原因,在於它部分教育理念與體制跟國際主流頗有不同。

教育理念方面,新加坡厲行精英教育與優生學,學生在小學階段便以語言作三向分流,其結果直接影響孩子升學前途;畢業以後,政府會以獎金及稅務優惠鼓勵大學以上學歷者結婚生育。可見,新加坡教育並非為了培訓人力資源,解決貧富不均,而是對優秀者的獎勵。人們要先證明自己是優才,才能享受教育及種種額外福利,這在追求教育均等、有教無類的教育工作者眼中,是難以接受的。

教育定位方面,新加坡教育是為了配合國家管治,而非啟蒙或文化承傳。以華語教學為例,六七十年代的華語學校被視為革命思想溫床,一直被打壓及邊緣化;近年中國經濟起飛後,國民華語水平被視為保持新加坡競爭力的關鍵,遂又重新發展;高等教育方面,新加坡的資訊科技、理工及商科的發展蓬勃,學術水平處於世界前列,然而文史哲學科卻未受到同等重視,重技術而輕思考的發展方向頗為明顯。

教育管理方面,儘管新加坡近年設有獨立學校,給予學校一定自主,但這行政去中央化的改革旨在提高辦學效率和靈活性,而非教師專業自主。一直以來,教育部全面而準確地指導教育發展,進行精細縝密的管理,教師則以公務員,而非專業身份提供服務。此體制能避免議而不決,提高行政效率,可是一旦主事者從海外引入錯誤的改革措施,學界便難以回應。回顧過去一世紀,留日派魯迅、錢玄同等所倡議的漢字拉丁化改革、美國六十年代極端進步主義的新數學運動(New Math Movement)、英國九十年代的目標為本課程等,當時均以「進步」名義風行各地,事後均以失敗告終。可見如缺乏教師專業制衡,再好的教育體系也可能被盲動改革一朝破壞。

新加坡之成就在於政府及領導者卓有遠見。可是這中央集權的的教育體制如何避免失敗?人民能否依賴二代明君,再創盛世?這將會是新加坡的重要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