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幼教只是學券「變種」 
幼教界對報告失望和不滿

新聞稿 2015年5月28日

「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經過長達兩年研究,今日向政府提交報告書。由於本港幼兒教育一直滯後,未能追上社會的合理訴求,因此幼教界和家長一直希望政府增加幼教資源投入,也期待幼兒教育能重新定位,為基礎教育提供一個新的起點,朝發達地區急起直追。

一直以來,政府讓幼稚園放任自流,自然難以持續改善質素。根據最新的預算指出,2014至15年度政府投放幼兒教育的撥款不足35億元,只佔各個教育範疇總開支的4.7%,更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16%。這數字不但遠低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的平均值0.6%,也低於鄰近國家如日本和南韓(兩者分佔本地生產總值0.2%及0.3%)!因此,教育界對報告書有著殷切期望,希望扭轉香港一直以來對幼教界的忽視。

最近,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的國情咨文,提及芝加哥大學赫曼教授(James Heckman)的研究結果,指出部分幼兒教育計劃的投資回報率可高達每年10%,美國國會及後提出法案,增加為中、低收入家庭幼兒提供全日制學前學額。赫曼教授認為,幼兒教育應該是社會政策的重點,及早投資在幼教上,回報率比任何階段都要高。有些國家重視幼教,還把幼師的入職學歷設在必須持有學士甚至是碩士教育的學歷之上。

可惜,綜觀報告書建議,最大改變只是將資助發出的對象,由家長轉移到學校,但學券制市場導向放任自流的本質不變,家長和幼教界共識的三大核心訴求,更是全部落空!委員會聲言聽取業界意見,但歷時達兩年的研究,結論只是一個學券制的「變種」,幼教界對此相當失望和不滿,質疑委員會建議是「假免費、真陷阱」,雖然提高幼師的起薪點,但掩蓋了沒有薪級表的保障,辜負了社會希望透過這次機會革新和提升幼兒教育的期望。

資助模式:市場導向、扼殺全日制

1. 引入近似整筆過撥款,以中位數封頂

報告書建議的模式,只是在整筆過撥款方式上作微調,但理念沒有改變,表面是具彈性的資助模式,實際上是以薪酬中位數為教育資源封頂。委員會沒有合理解釋說明不採納中小學資助模式的原因,卻引入有剝削社福界先例的整筆過撥款,此舉只會令機構壓抑員工薪酬,甚至放棄資深的員工。但與此同時,委員會又建議將中小學的監管機制引入幼稚園,例如校董會和質素保證機制,卻無視一般幼稚園僅有的一至兩名行政人手,根本難以應付所需要求,教師工作量勢必大增。

2. 以半日制為資助基礎,免費教育不免費

半日學券制以半日制劃一標準,資助全日制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已導致該些學校長期營運困難,幼師流動率高達四成,雙職家庭無法獲得適切支援,一直受強烈批評。人口政策倡議釋放婦女勞動力,但報告書建議仍以半日制為資助基礎,全日制及長全日制只獲高於半日制25%至30%的額外補貼。若只計算服務時數,全日及長全日制分別是半日制的兩及三倍或以上,這補貼額並不足以彌補差額,意味這些家長仍須繳付學費,而全日及長全日制營運困難非但得不到解決,因資源以半日制為基礎,否定全日及長全日制,令三者資源差距更形擴大。

3. 彈性資助模式包括人頭資助,不利小校發展

這模式與現學券制度近似,壞處是鼓吹幼稚園巿場競爭,促令幼稚園之間出現搶收學生的惡性競爭;人頭資助也促使資源向大校傾斜,令小規模學校處於更劣勢,因其收生雖少,但學校營運有基本開支,這資助模式會拉濶學校之間的差距,令學校貧富更趨懸殊

核心訢求:

  • 反對整筆過撥款,應參照中小學的資助模式,為幼稚園提供足夠資助發展優質教育;
  • 確保各種模式的幼稚園獲得充足資源進行合理的營運,並確保幼兒同享免費及優質的幼兒教育;
  • 結合人口政策的倡議,為雙職家長提供適切支援,為全日及長全日制幼兒提供免費教育,釋放婦女勞動力;
  • 建議採取「按組資助」方式,舒緩學校收生壓力。

薪酬機制:缺薪級表、摧毁專業

4. 不設立幼師薪級表,薪酬在起薪點浮游

委員會議提供四個職級的薪酬幅度,及保障職級的最低工資,表面看似加強幼師薪酬保障。但實際上,不設立薪級表,而以表現取代學歷與年資這些客觀標準,並不能改變市場導向令幼師薪酬海鮮價的問題,特別在學生人口下降時,教師薪酬受遏抑的機會更大。根據教育局資料,現學券制下,在同時開辦全日及半日制的幼師,獲平均月薪$18,982,但只開辦全日制班的幼稚園(主要是長全日制幼稚園)一般會按建議薪級表支薪,教師平均薪酬$21,433,可見兩者之間的薪酬差異,沒有薪級表幼師薪酬明顯較低。若按報告書建議,現薪金少於最低薪酬幅度的幼師,在15年免費教育開始時,薪酬可獲提升,但由於不按年資調薪,料幼師薪酬將受遏抑,幼師專業階梯無從說起,難以穩定人才。

5. 幼師薪酬中位數,提供誘因壓抑薪酬

整筆過撥款以薪酬中位數提供資助,並非全額資助幼師薪酬,由於幼稚園規模比社福機構更小,拉上補下空間更有限,這個限制提供了誘因,促使學校壓抑幼師薪酬,包括把薪酬中位數變為職級的頂薪點,委員會提出幼師的最高薪酬,很可能變成空中樓閣,這對年資深的幼師並不公平。

6. 額外津貼「高齡幼稚園」捨本逐末

教師隨著年資增長累積教學經驗,本是教育界的珍貴資產。委員會建議為學校提供額外津貼,讓「高齡幼稚園」申請,但標準及手續暫時不詳,但有申請便有不獲批的機會。若不獲批,資深老師或要凍薪或辭退,此舉不但令學校難以作長遠人手規劃,對資深老師也構成重大心理壓力,對教師專業極不專重。

核心訢求:

  • 建立健全的幼師薪酬機制,強制執行的薪級表明確應反映年資與學歷,而薪酬也應具吸引力,以吸納及穩定幼教人才。
  • 反對任何帶有壓抑幼師薪酬或辭退資深人員的誘因的機制。

教師專業發展,完全真空

7. 學位化遙遙無期

過去,無論是幼稚園及幼兒中心資助計劃抑或學券計劃,均有措施推動幼稚園提升入職資歷或提供培訓資助,15年免費教育理應是幼師專業發展的另一個新里程,可是報告書只空談專業發展,卻沒有任何學位化的實質計劃,包括薪酬及進修資助,用兩年時間研究,結果又是推回教育局,本港幼師專業發展將會停滯不前,相對鄰近地區更加滯後,巿民必定更加失望。

核心訴求:

  • 建立幼教專業階梯,提供專款支援幼師進修,並訂立幼師邁向學位化的時間表。

8. 不能靜態諮詢 必須面對公眾

由於委員會過去兩年的諮詢工作極其隱秘,前線幼師和廣大家長既無資訊,又沒有發言機會,我們強烈要求政府進行完整的正式諮詢,既要釋除公眾疑慮,也要讓前線教師、家長都有機會表達意見。但現在教育局只是讓市民提交書面意見,並沒有以諮詢會的形式公開諮詢和解釋政策,本會認為教育局不能靜態諮詢,必須面對公眾,認真聽取民意,確保政府對幼兒教育的資源投入與責任承擔,建構一套可以促進社會公平、提高教育質素的幼兒教育系統,符合公眾對教育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