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影燭光悼亡魂

張開一把傘,點亮一根燭,傘影下燭光顯得通明,照得遼遠。

人們良知未泯,哪管風雨交加,撐起的傘還是闢出方寸堅土,也顧不得霜雪凜冽,焚燃的燭仍然滴留一道深痕,在世道,在人心。

有人說悼念已成為儀式,對哀傷沉鬱的形式不以為然,甚或以本土意識排拒家國情懷,這都是不同世代和不同背景的人有著各自表述的故事和詮釋。

無論人們如何解讀,六四許是一場愛國運動、一次黨爭內鬨,或是全國人民以至擴延外地的民主醒覺,畢竟這是近世文明歷史上重要一頁,寫載著赤誠勇毅的年輕人被專橫強權鎗殺的慘劇,可歌可泣,更何況波瀾翻起自華夏大地,鮮血奔流在長安大街。

滄桑人間本不足道,我們惦記的不只是年年六月流淚滲血的傷痛,卻是鑑古知今的教訓和傳承啟後的預示,尤其雨傘摺合後維港兩岸一片昏暗和肅殺。歷史不能遭扭曲,更不能被抹掉。悼念六四亡魂就是對我們心靈深處的洗滌,以及對我們未來崎嶇前路的探索。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