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普選,真不了!

黃碧雲

政改的決議案6月中旬要在立法會表決。在表決前夕,我和其他五十多名立法會議員在特區政府安排下,於5月底赴深圳和三位中央官員會面。我已把握表決前的最後機會,盡力游說中央官員,修訂831人大常委會決定,令香港可以落實2017年普選特首。可惜中央官員,包括梁振英特首,都多番表明撤回831的機會是零,令大家都不敢幻想奇蹟會出現。但中央若堅持不改831,我和泛民議員已經多次表明,會否決現在的政改方案。

為何不可袋住先?

不可袋住先,因為袋住的是假民主,得不償失。真普選,無篩選,但現在政府提出的831框架下方案,只給市民選舉權(投票權),但剝奪大多數市民的提名權,只有1,200人組成的提委會負責提名兩至三名候選人,且要取得過半數提委支持才可成為候選人,出閘門檻之高,無疑等於剝奪泛民的被選舉權,這是極不公平、不合理的限制,也違反基本法的規定。

2017年落實普選特首的時間表,是中央的莊嚴承諾。但中央一心只想搞假普選,真篩選,目的在貫徹中央對香港的政治操控。袋住先,很可能袋至永遠!

有些意見認為要突破政改僵局,只能在831的決定內鑽空子,於是提議了「提委會公司團體票轉個人票」和「白票守尾門」方法。其實早於第二輪政改諮詢,有建制派已提出公司票轉為個人票,但實際的操作只限於將公司票變成公司董事票,投票權繼續由企業管理層操控,向工商界權貴傾斜的四大組別不變,提委會小圈子性質也絲毫未變。至於「白票守尾門」,只是退而求其次,變成爭取否決權,它依然是無法防止政見相近的行政長官候選人壟斷選舉,始終無法改變假普選的本質。

環顧世界上的極權國家,幾乎都有一套能夠自圓其說的假普選制度,為施加於其人民的各種不合理政策賦予合法性。面對如此形勢,民主派必須運用否決權,拒絕這個假普選方案。這並不只是因為方案背離民主原則,更重要的是,方案一旦通過,一個北京欽點的特首就會獲得虛假的民意授權,可以作更大的惡。而袋住假普選,不會變成真普選。真普選,依舊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