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哥的奉獻——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會長的工會血淚史

權益及投訴部

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下稱太古工會)會長陳慶龍(下稱龍哥)過往在公司遭遇多番打壓,但龍哥並沒有放棄為工會及會員打拼,最終成功爭取集體談判權,到底甚麼令龍哥能堅持下去?

由公司結業到簽名行動

◎ 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工會會長陳慶龍

由於龍哥先前任職的公司結業,他轉職到太古飲料旗下的可樂廠。最初在送水部門任職,由於客戶是住宅用戶,經常出現上午11時送貨後,卻等到晚上7時才再送貨的情況。但當時薪金只是底薪加津貼,沒有佣金及加班津貼,中間沒送貨的時間只能在街上等4至8小時。龍哥認為這做法不合理,便發起簽名行動向公司反映,公司終讓僱員自行決定送貨的安排,就這樣,龍哥被工會招攬成為理事。

調職反強化組織

龍哥其後被調到銷售部門,這段時間工作很艱辛,銷售目標不斷被提高,如以往80箱為目標的要求,不斷被提高到後來竟達400箱之多,公司更以龍哥未能達標為由解僱他,工會遂發起工業行動,三個運輸部門的員工準備罷工。當時公司人事部經理向工會表示「萬事有商量」,要求運輸部門的員工先開車,而龍哥最後亦成功留任。公司知道解僱龍哥的策略不成功,便轉變策略,不斷把龍哥調職到不同的部門,龍哥的薪酬亦受到影響,但卻未有令龍哥知難而退,反令他建立更廣的人脈,認識到不同部門的同事,方便日後組織員工參加工會和工業行動。其實龍哥並不是沒有放棄的念頭,由於長期被公司針對,剛巧公司推出「肥雞餐」,龍哥亦曾萌生去意。到底甚麼令他堅持下去?

如何堅持走下去?

令龍哥決定繼續留在工會協助爭取集體談判權,其一是當時工會的組織幹事力勸他留下;另一個原因與太古工會為「國際食品勞聯」的屬會有關,「國際食品勞聯」會定期舉行亞太區會議,讓不同屬會了解到其他地區工會的情況,當然包括不同地區工會所受的壓力。龍哥得知他與其他地區工會幹事所受的壓力比較,只是小巫見大巫,外地工會幹事所受的壓力與威脅著實不輕,包括公司會恐嚇工會會長,甚至遭遇謀殺,更有可能連累家人,因公司會派人騷擾工會理事的家人。眼見這些工會理事也能堅持,令龍哥更堅定不移要參與工會及爭取集體談判權。

集體談判如確認「情侶關係」

亞太區會議也讓龍哥得知如菲律賓、巴基斯坦、日本及南韓等地區集體談判的情況。如南韓工會,集體談判協議內容如一本書般詳細,反觀現時他所屬工會的集體談判只有一頁紙的內容。香港太古工會的集體談判內容包括承認工會地位、定期會議,另有關員工的工作待遇如薪酬、工作安排、工作安全等也要諮詢工會的意見。龍哥比喻集體談判就如一對情侶「拍拖」多年,需要一頁紙作為證明,同時工會與公司也超越這種情侶關係,因為有公司便有工人,有工人便有工會,這種關係是永久存在的,集體談判是有效地令公司與工會之間得到更好的溝通,達致多方良好發展。

無私的奉獻

在香港參與工會事務確實不易,龍哥認為他這份堅持是一種奉獻。

香港擁有集體談判協議的工會寥寥無幾,太古工會經過三十年的抗爭,終於2013年10月5日被公司承認地位,與公司簽訂集體談判協議。你曾否想過,其實你也需要集體談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