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規範教師每周工時或課時

立法會最近討論立法制訂標準工時問題,我說教育界是工時最長的工種之一,絕對沒有言過其實。

多年來不同機構的調查,均印證教師工時過長、壓力巨大的現象。聽說教師求助精神科醫生的數字不斷增加,教師出現多項耗竭癥狀,緊張、沮喪、抑鬱、失眠和頭痛等的情況已經十分嚴重,教師受到精神壓力的困擾,絕對不能輕視。

據統計,教師的每周工時比約60小時,上課日工作每天約10小時,周末周日合共也要10小時。這個只是教師的一般現象,有更多教師,尤其是語文教師、長全日制幼稚園教師和年青教師的長工時情況則更為嚴重。

剛有新的合約小學老師向我訴苦,自己每天早上7時15分必須回到學校,先上功課輔導班,然後再上正式課堂,每天五至六節;午膳沒有私人時間,必須留在班房看管學生吃飯,下午3時半學生放學,但自己要繼續看管留校學生、批改課業、聯絡家長等等,一般也要晚上7時多才能離校,每天12小時工作,拖著疲累的身軀,還要帶著一份份學生的功課回家繼續批改,周六日也在工作,過著與家人和朋友絕緣的非人生活。

為甚麼教師會有這麼大的工作壓力呢?大家都知道原因!教改以來,每一環節的工作份量和難度都上升,學制和課程改革、「學生為本」的範式轉移,對教學的要求大增;社會環境複雜,校園危機加深,融合教育增加了照顧學生學習差異的難度,學生訓輔的需要上升;來自教育當局及學校管理層的監控要求、家長和社會的問責風氣,令行政工作大增。一方面政府不斷推出新政策,要求學校執行,但人手編制遠遠追不上工作需要,導致教師疲於奔命,工時越來越不受控制。

我認為當局必須充分考慮教師承受能力與教育原則,規範教師每周工時,以每周標準工時44小時為原則,讓教師擺脫無止境增加工作的困境。

其次,規範教師課時或節數,以維持合理工作量及教學質素,讓學校有所依循,適當安排教師的課擔。

還有,訂立非教學工作比例,以免行政事務影響專業教學工作。非專業的行政工作不應由教師長期擔任,須由文職及行政支援人員負責。

有了好的教育環境和生態,才能真正為教師「拆牆鬆綁」,才能提升教育質素。

(作者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