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中人口下降 中學五大衝擊
譴責教局漠視中學危機
要求加強減派 還學生優質教育

新聞稿 2015年7月5日

150705

A.    前言

本港升中人口不斷下降、中學學額充足、教師人手充裕、財政狀況穩健,假如教育當局能夠把握時機、善用有利條件,推動小班教學、增加常額教師、改善班師比例等措施,本可大幅改善本港的教學環境、提升教育質素,更可避免縮班、殺校帶來的震盪,為社會創造雙贏,為學界化危為機。可惜,教育局只將「不殺校」視為解決問題,堅拒加強減派,而減班、縮班的紓緩措施力度不足,導致教師編制嚴重萎縮,衍生的問題已遍及三個組別學生的學校,例如:高中選修科減少,學生升學選擇收窄;學生上移錯配,學習差異擴大,學與教的困難同樣大增;未來數年,不少具備相當教學經驗的年青教師面臨被裁,新教師更無法入職,或只能當「廉價」教師,導致師訓人才流失,教育團隊老化,學校人事斷層,將影響教學的承傳,禍及教育質素。升中人口持續下降,要至2017年才稍見回穩,學校仍要面對至少4至5年的動盪,但教育局仍只是每年見步行步,甚至讓「三保措施」明年止步,無視欠缺規劃為中學帶來的深遠遺禍,本會認為應予譴責。

A.    形勢分析

1.  學生人數持續下跌

  • 2015學年升中學生人數將下跌2,200人,2016學年跌勢略為放緩,但仍會下跌600人。直至2017學年才會逐年回升。然而,由於升幅緩慢,不可能立即消除多年縮班帶來的連串後遺問題。業界預計要到2020年,升中學生人數才能回穩。
    學年 2013 2014 2015 2016
    中一學生人數 59,700 56,900 54,700 54,100
    與上年度學生人數差額 -5400 -2800 -2200 -600
    累計中一學生數差額 -5,400 -8,200 -10,400 -11,000
    當局減派措施 減派0-2人 減派0-1人 減派0-1人

    資料來源:教育局

2.  個別區域縮班壓力嚴重

  • 截至今年2月,全港有4,400個空置學額,以沙田(700)、屯門(623)、東區(506)、西貢(290)、大埔(300)及葵青(254)六個分區最為嚴重。長期處於收生重災區的學校,承受人口跌幅的能力已相當薄弱,學校難免人心惶惶,教師要跨區招生,被迫不務正業,工作壓力百上加斤。此外,有部分校區雖不屬於收生重災區,但也面對區本的收生困難,例如灣仔區有不少是「英中」,人口下跌的震盪,便往往由其他學校承擔,承受收生壓力也不少。

3. 縮班學校教學前景未明

  • 現時中一減至3班的學校已增至51間,開設2班中一的學校也增至14間。由於新學年中一每班最多只可減派一人,縮班情況令人擔憂。對於開辦2班或1班的學校,我們擔心師生士氣受打擊,而局方亦未回應高中課程選修科的安排。
    學年 開0班 開1班 開2班 開3班
    2010 2 14 35
    2011 2 7 42
    2012 1 4 43
    2013 4 1 7 47
    2014 3 1 14 51

    資料來源:中學概覽

B. 對學界的衝擊

衝擊 1:編制萎縮,高中選修科減少

  • 根據《中學概覽 2014/15》資料,比較14/15及15/16學年開設的高中選修科目,發現約有65所學校削減了新高中選修科目,當中8所削減超過一科(削減科目見附表一)。其中一個原因,在於中學人數下降令中學編制不穩,而「三保」政策及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即將完結,學校為了提早處理超額教師問題,其中一個方法是減少一些較少學生選讀的選修科,透過減少總課時以節省教師數目。

衝擊 2:上移錯配,勉強維持「英中」

  • 升中人口下降,最先縮班的是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學校,而第三組別學生便會「上流」到較高組別的學校,最終令上游學校的學習差異擴大,教學難度大增。
  • 這情況今年終於在「英中」學校清楚呈現。根據原有的「微調教學語言政策」,不少中學因過去兩年未能錄取85%或以上全港首40%的小六學生,須在下學年「下車」,未可全開英文班。事實上,早於兩年前,中學校長要求加強減派時已指出這問題,只是當局撒手不理。現在,為了避免部分學校和家長的反對,教育局便決定放棄專業原則,容許原有的「英中」提出「補救措施」,不用「下車」。在人口下降下,將有越來越多學生被派到不合適的教學環境中,為教學帶來很大困難。

衝擊 3:教師團隊老化,專業出現斷層

  • 自1994年到2014年間,中學教師年齡中位數由33歲升至40歲。50歲以上的中學教師比例,由1998年6%,升至2014年接近20%(附表二),升幅並不尋常,反映當局欠缺教師團隊的人力規劃,不重視教育生態的健康發展。一旦教學團隊補充不到新血,教學將出現斷層,對教育界的創傷將難以彌補。
  • 中學編制不斷萎縮,年輕教師普遍只能以短期合約聘任,除了薪酬待遇偏低外,更缺乏職業穩定。據本會向合約教師所作的調查,有95%的合約教師,合約期都只得一年或以下。而且,他們往往要等到學年末段,才能獲知是否有續約的機會。無論他們表現如何,一旦政府給予學校的津貼終止或減少,他們即告失業。對於滿懷熱誠投身教育事業的年輕人,無疑絕不公平。

衝擊 4:師訓畢業生難以入職

  • 教育界預計明年入職中學的師訓畢業生約為1,500人,但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過去三年師訓畢業後(初次執教)能入職的人數只有大約500至700人,明顯是僧多粥少,意味多年來,包括未來很多來自中學師訓的同學將要失業,或只能成為教學助理或轉行。這不單浪費了培訓的資源,亦令新血難以注入教學團隊,白白流失師訓人才。
年份 初次執教 重投教學行業 新聘教師
2012 643 414 1057
2013 568 571 1139
2014 716 608 1324

資料來源:教育局統計組《教師統計調查》2010-2014

  • 政府早前發表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建議延長退休年齡,以增加勞動人口。然而,在教育界長期缺乏新增職位下,有關建議卻會進一步減低年輕人的入職機會。

衝擊 5:裁員潮出現

  • 「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及「三保措施」雖然可以暫時保留到部分教席,但隨著縮班及保留教師限期結束,未來將有大批教師被裁,而且該批教師更是幾年前以常額形式聘任,當中不少是已具備一定教學經驗的年青教師;如果這批正值教學黃金時期的年青老師,竟被拒於校門之外,對未來中學教育的承傳將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估計在最壞的情況下,數年內累計人數將超過2,500(附表三)。

C.     本會立場及要求

1.  重估形勢 穩住教師團隊

  • 特首梁振英率先在第一年的《施政匯報》中將「三保」措施列為功績之一。但事實上,2017年及其後升中人口的升幅仍然很微,估計需額外數年時間,才能回升到一個水平,讓學校擁有一個比較合理的教學環境。但在此之前,本會粗略估算,在最壞的情況下有約2,500名教師被裁,同時每年更有數百師訓畢業生跌入失業大軍之中,浪費師訓資源之外,對教育專業也會造成破壞,教師士氣長期處於低落。局方有建議校方動用儲備,續聘超額教師,但學校儲備有限,這做法僅能應一時之急,不能視為主要或長遠治本之法。
    要求:重新評估當前形勢,延長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及延長三保措施保留超額教師的期限,初步估計須至2020年升中人口全面回穩為止,確保教與學的質素。

2.  加強減派力度 避免上移錯配

  • 減派措施下學年將會是最後一年(每班減派1人)。但事實上,以這個減派力度,根本不足以保住重災區的學校,再者,各區空置學額分布並不平均,非重災的部份學校,面對收生不足的問題可能同樣嚴重。另外,下游學校大幅減班已衍生出上移錯配的情況,教育局亦承認,「英中」取錄了很多英語水平稍遜的學生,令教與學出現問題。
    要求:按各區不同情況,加強區本減派,每校每班中一最少減派2-3人。

3. 開展小班教學及中學師生比例的檢討工作

  • 早前教育局承諾會檢討中學班級與師生比例的議題,並將責任推卸給教育統籌委員會,但委員會一直拖延,並隨著前主席鄭慕智離任又不了了之。此種「等埋發叔」又漠視面前工作重要性的拖延態度實在是不負責任。
    要求:立即啟動小班教學及班師比例的檢討工作,讓教育專業及社會人士公開參與,長遠必須改善班師比及教師編制,如班師比例最少優化為初中1:2 高中1:2.3、推行25人小班教學等。

4. 確保兩班或以下的學校獲足夠人力資源

  • 即使局方強調不殺校,但開設2班或以下的學校,在編制人手及資源方面,特別是新高中的課程發展,仍會面對很大的挑戰。
    要求:局方須確保一級開設兩班或以下的學校獲足夠的人力資源,讓學生同享均衡和優質的教育。

其他可行的即時措施

  1. 停收「叩門生」:局方向學校發通告,勸喻各校停收「叩門生」,令收生封頂,以免學校惡性競爭,搶奪學生。
  2. 融合生加權資助:提供融合生加權資助,例如收取一名融合生相等於2個學額。
  3. 直資學校設收生上限:要求直資中學收生設上限,建議上限與公營中學看齊。
  4. 降低開班線:暫時容許三班中一或以下的學校,降低開班線由26人減至20人。

[完]

>> 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