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焦點 – 不是「完人」的司徒先生

出版部副主任 陳國權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司徒先生不是「完人」,我相信司徒先生絕對不贊同 「完人」的溢美,況且他是基督徒,曉得人性的軟弱、敗壞和罪惡。

司徒先生息勞歸主,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對他一生的蓋棺論定是譽多於毀。我們出版 「悼念司徒先生特刊」,表達對他的哀思和緬懷,並且向所有會員,尤其是年輕一 輩,恰如其分描述司徒先生的面貌。 過去不少人提及司徒先生與教協會、支聯 會和民主黨的密切關係,而這三個組織在他心底其實有輕重分別,因為無論他口述 還是筆錄,這三個組織的排列次序十分明 確,教協會居首,可想而知他對教協會 的深厚感情。

或曰傳統上對死者諱,坊間仍有一些對先生頗為尖刻以至並不公允的評議。可是, 事情必須合乎實況,論述必須依存理據,否則盡是亂語胡言,甚或別有用心的攻訐 詆譭。被譽為香江第一健筆的林行止撰文對司徒先生的不敬貶抑已是情理之外,我 們特別轉載野草的回應文章,以正視聽。

我認識的司徒先生自律和誨人態度甚為嚴苛,簡樸踏實的生活跡近清教徒,不時的 「老氣橫秋」往往顯得過份嚴厲,對原則的執著甚至被認為「頑固」或「獨斷」。 不過,正因為司徒先生不是「完人」,這都是他無愧無悔無憾的真實生命寫照,贏 得人們的欽敬。

司徒先生憂國懷民的悲情是宿命,也是他求仁得仁的選擇,非一般人所能企及。如 今塵事已了,願他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