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TSA衍生的操練文化 —專訪教育顧問韋惠英

教協報記者

根據政府新聞公報,2010年共有19萬5千名小三、小六及中三級別的學生參與「全港性系統評估」(下稱TSA),有關評估旨在讓學校了解學生的基本能力、協助發展課程計劃和教學策略及提昇學生學習效能。 究竟,這涉及近20萬名學生的評估,是否能達到預期目標?評估是否有助學習?及帶來甚麼影響?今期本報訪問了從事多年小學英語課程發展的教育顧問韋惠英,從她個人的經驗,分享對TSA的觀察和意見。

記者:TSA的評估結果能否達至當局預期的目標?
韋惠英:「首先,大家對『基本能力』的定義清楚嗎?是指學生達到教育局英語課程所訂的要求嗎?當局可否釐清對僅得8歲的小三學生,只有360小時 註 學習外語的『基本能力』的要求和期望是甚麼?這些需讓學校和家長知道。」 註:每周英語課4小時X30周X3年=360小時。

記者:TSA對學生的學習生活和學習興趣有影響嗎?
韋惠英:「曾有不少小學教師反映,為了應付小三的TSA,學校要在小學二年級便開始操練學生,小三開始要補課。上課要做練習、對答案,和教應試技巧,這當然影響了教師的教學。學生亦少了看課外書和參與其他課外活動的時間,日子久了,他們容易對學習失去興趣。相信這些都不是當局的期望。再者,若大多數學生是需要透過操練評估才能達標,也不應是當局的教育理念,亦不能達到在初小打好學生學習英語的基礎和培養學生學習英語興趣的根本目標。因此,學生不用操練而能達到8歲小孩360小時外語學習的基本能力,才是真正的達標。」

記者:你對本港在小三階段評估學生的第二語言(英語) 有何看法及建議?
 韋惠英:「其實,並無必要評估年紀這樣小的學童的外語能力,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在8歲時評估學童的外語或第二語言的能力。」

本會曾去信向教育局查詢,歐美先進國家有否在小學階段就第二語言作基本能力評估,教育局的回覆是:「……以英語為法定第二語言的馬爾他將評估於四、五年級進行。而以英語作外語的法國則於每五年在五年級評估;而瑞典亦於六年級為學生進行評估。一般來說,第二語言的能力評估要求都較第一語言為低……」。

有限時間完成大量考題 教師只好操練應試技巧

除了過早評核學生的外語,韋惠英亦表示:「美國兩位小學教師看過本港的英語TSA試卷,意見是:考時太短、考題太多、有些題目不清晰及對8歲小孩外語學習來說是過深。例如,2007年小三的英語TSA Reading & Writing考卷共16頁,學生需在25分鐘內完成5個部分,共答24題和完成1篇30字的引導寫作,而2010年更增至19頁。要求學生在短時間內完成大量考題,學生只能匆匆忙看題目,因此,學校唯有操練學生熟習評核的題型和模式,務求學生快而準地完成答題,達到評估的要求。」

韋惠英曾在葛量洪校友會黃埔學校進行為期6年的「綜合英語教學法」行動研究,結果發現小學生在一個輕鬆愉快的環境下學習英語,成績更為突出。

最後,韋惠英強調:「要讓學生有空間多看書、多寫作,讓他們喜歡英語,才能達到英語教學的長遠目標。」

讓學生輕鬆愉快地學習 為評估而評估的「學習」模式有何意義?

不斷強調是否達標,會否扭曲教學?從評估而衍生的操練文化,對老師和學生產生甚麼效應?犧牲了學生的學習空間和學習興趣是否值得?這是學校的辦學目標?教師從事育人工作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