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特別冷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蔣昭儀

今年冬天好像特別的冷,歐美連場大暴雪影響航空交通,內地大雪影響供電的新聞不絕於耳,香港也屢屢錄下低於攝氏十度的氣溫。

然而,刺骨的不止是寒風;中國政府對維權律師和法律學者的欺壓手段,其實比寒風更教人心寒。

北京法律學者、家庭教會領袖范亞峰博士於2010年12月9日被公安國保人員帶走,他的家和他帶領的聖山研究所被查抄,銀行卡和存摺被沒收。失蹤10天後,范亞鋒「獲釋」被送返家中,卻繼續受到北京當局嚴密隔離;他家門口駐有大量國保看守,他本人、妻子吳玲玲和年僅三歲的兒子虎子也不能出門;家中網絡被切斷,不能上網,電話就成為唯一可以和外界聯繫的工具,但也遭到嚴密監控;親屬和朋友都不被允許探望,維權律師李和平、張凱等人曾於12月18日前往探訪,都遭到門外警員粗暴阻攔。

就連探訪范亞峰母親,也可能遭受殺身之禍;一直致力於維權工作的北京中國政法大學講師滕彪於12月23日探訪范亞峰母親期間,遭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問話期間遭暴力對待,更有警察揚言要將他「打死挖個坑埋了算了!」幸好滕彪及時於網絡發表消息,並詳細寫出他跟公安人員的對話,引起多方關注,方能倖免於難。(詳情參考滕彪的文章:「打死挖個坑埋了!」

另一邊廂,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也受到進一步打壓;倪玉蘭因幫助訪民,於2002年而被公安毆打至雙腳不能行走,從此只能在輪椅上過活,生活不能自理,亦被吊銷律師執照。2008年其住房更被強行清拆,她奮力捍?自己的私有財產不被無故侵佔,卻招致兩年冤獄。出獄後一直無家可歸,去年6月和丈夫董繼勤被國保帶往旅館居住,雖然仍然失去了屬於自己的安樂窩,但總算有處所棲身。可是好景不常,自今年12月中,公安突然將她居住的旅館的供電和電話線截斷;沒有暖氣、沒有電燈,在這寒冬中,倪玉蘭和丈夫只能靠微弱的蠟燭照明和取暖。

還有自去年九月刑滿出獄就被軟禁在家的山東失明「赤腳律師」陳光誠,他在獄中已開始受大便帶血的問題困擾,卻一直未獲得醫治,他五歲的女兒已近半年沒有上課了;還有一直失縱的高智晟、被軟禁在家的劉霞、浙江樂清就徵地問題帶領村民上訪而被輾斃的村主任錢雲會的家人,還有成千上萬的訪民和維權人士,在這個冬天,受著不同的壓迫,日子不知道過得怎樣了?

上述律師和維權人士們,只是為了捍衛基本權利和自由而發聲,向弱者施以援手與人為善,勇敢向不公義說不,卻換來一連串不人道的待遇;流露出人性光輝的人,卻遭受不人道的打壓,天理何在?中國政府為了鞏固其統治威信,而製造這些「白色恐怖」企圖噤聲,扭曲人性,手段下流,令人齒冷!

我希望,人性的光輝能像一道暖流,於每一個寒冬振奮著每一個人的心,而不是被白色恐怖打壓得枯竭!我真想向中國政府說一聲: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白色聖誕、白色冬天,但,我們絕對不需要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