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動議「爭取15年免費教育」 修訂議案獲立法會通過

教協報記者

繼幼兒教育大聯盟於上月23日,組織了3千6百名幼師及家長帶同幼兒到政府總部請願後,第二波跟進行動,是由本會副會長張文光在立法會提出「爭取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辯論,期望透過議會力量向政府進一步施壓。有關辯論於上周三進行,修訂議案最終獲得投票通過。張文光在辯論中,從本港教育政策和投資的落後,到本港推行15年免費教育的可行性,進而就學券以純自由市場發展幼兒教育出現的漏弊作出論證,以爭取議員投票支持議案,本文是他的發言撮要。

財政儲備嚴重水浸 幼教投資窮上加窮

政府下周發表的財政預算案,預料本年度的財政盈餘,最終可高達6至8百億,財政儲備更隨時突破6千億,等同政府23個月的開支。眾所周知,這是一份嚴重水浸的財政預算案。面對巨額財政盈餘,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反駁說,這不是官富民窮。
回頭審視香港的教育,特別是幼兒教育,到底是窮還是富。本港整體的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只有3.25%,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網頁資料,世界186個經濟體的教育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香港排名只有137,教育投資不但是亞洲四小龍中最低,與馬來西亞及泰國等亞洲國家相比亦猶有不及。當中,幼兒教育即使加入學券資助,09年度開支23億,仍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14%,可謂窮上加窮。

澳台落實免費幼教 教育雄心遠勝本港

教育不是福利,而是推動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投資,要發展知識型經濟,培育人才至為關鍵。可是,曾俊華一方面說,要將財富作安穩的投資,尋求理想的回報,為我們的下一代築起穩固的防火牆,但另一方面又拒絕幼教界和全港家長的強烈要求:由政府提供15年免費教育。

社會對免費資助幼兒教育的期望,絕對不是奢求,初步估計,只須額外增加10億,便可實現15年免費教育。而全面資助幼兒教育,獲益的是14萬幼童,我們絕對有能力承擔,而且相當值得。鄰近的澳門和台灣政府,都以實際行動確認幼兒教育的重要,宣布於今年落實15年免費教育,將幼教納入資助,資助模式雖然不同,但對培育人才、優化基礎教育的雄心卻非常明顯,本港政府再不思進取,政策便會落後於人,失去國際競爭力。

免費幼教不欠方法只欠決心

為本港幼兒提供免費教育,情理兼備。可是最近傳媒指出,政府就全面資助幼教提出似是而非的理由,包括校舍、派位等等,作為推搪的藉口,但這些只屬技術性的枝節,顯示政府詞窮理屈而已。全面落實免費教育,欠缺的不是方法,而是政府對教育承擔的勇氣和決心。回顧本港教育發展,1978年政府落實9年免費教育時,學校條件遠比今天的幼稚園參差,有天台學校、村校,甚至有雞寮一類的徙置區學校,教學不單有複式,連三複教學,即一個老師同一時間兼教三班都有,但政府當年都有魄力和方法逐步建立資助系統,難道特區政府連殖民政府也不如?何況,今天幼兒教育經過學券制的洗禮,已經大大縮減了質素、師資及學費等方面的差異,為幼教納入全面資助,提供了五大有利的條件:

  1. 學券制確立自評外評制度,為政府資助提供質素保證,評核結果須在網上公布,這項問責要求甚至比中小學更嚴格;
  2. 學券資助訂立學費上限,09學年參與學券資助的762所幼稚園,半日制平均學費為17,993元,全日制為29,295元,佔全港非牟利幼稚園的九成半。學費在有所規範下逐步拉近,有利於參照直資模式計算單位成本,按收生人數百份百資助所有幼稚園。當然,教育局須加強堵塞中小直資學校的監察漏洞,並防止製造教育的階級分化;
  3. 學券制提出幼師5年內完成文憑進修,校長須具學位資歷,劃一了幼師的基本資歷要求,為訂立新的薪級表及劃一資助薪酬提供了基礎;
  4. 09學年入讀幼稚園各級的兒童超過14萬,幼教雖非強制,但已接近百分百自願入學,成為基礎教育的開端,提供免費幼教切合社會發展和需要。當前倡議與直資學校相類的資助制度,既非強迫又有別於津貼中小學的派位模式,減少技術困難,有利資助模式的過渡;
  5. 幼稚園雖無固定校舍,但政府於05年協調學前教育,透過修訂法例確立和改善監管範圍,包括幼兒活動面積、師生比例、廚房設置等,確保幼稚園符合基本軟硬件的要求。

學券資助製造亂局曾蔭權應迷途知返

落實15年免費教育,不但有著天時地利,也有人和。上月23日,有3千6百名幼師和家長帶同幼兒到特首辦請願,這是人心所向。曾蔭權應迷途知返,不能罔顧現實,無視學券製造的亂局,因為學券制4年的實踐,已充分體現純粹的自由市場,不利本港長遠發展以質素為先、專業為本的幼兒教育。

學券制的一大敗筆,是以自由市場包裝,取消了幼師薪級表,剝奪幼師唯一的職業保障,結果幼師薪酬不是建基於專業資歷,而是隨收生人數、社會經濟狀況和教師人手供求而浮動,令幼師流動和流失嚴重,全日制幼師流失竟高達5成!此外,學券雖提供進修資助,但同時衍生大量行政工作,令幼師百上加斤,難以發揮所學,抵銷專業發展帶來的效用;學券對雙職家庭的支援也追不上需求,大量收入不高但未符學費減免條件的雙職家庭,子女接受全日制服務的機會受到剝削;學券資助也為家長的選擇設立關卡,未能讓所有幼兒享有資助的平等權利。

藉免費幼兒教育 改良幼師教學條件

教協爭取15年免費教育,讓學童得享全免基礎教育的同時,也藉此契機改良幼師教學條件,達至政策的雙贏。因此,幼稚園納入全面資助,必須同時堵塞學券製造的流弊:重訂幼師薪酬架構,因應資歷提昇制訂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並建立健全的師資培訓制度,吸納優秀幼教人才;確保全日及半日制幼稚園的健康發展,為全日制服務提供額外的加權資助,讓幼兒獲得合理的資助和支援;透過直接資助,為幼稚園創建更優良的教學條件,例如改善幼師比例等,讓幼師有空堂備課休息,集中精力發揮教學效能。

幼教的唯一不幸:遇上夕陽政府

幼教界爭取全面資助已經超過20年,當年請願的孩子,今天已長大成人,幼師也從當年不用專業培訓,發展到今天大部分取得文憑甚至學位資歷,幼教發展條件已經成熟,全面資助萬事俱備,唯一的不幸,是遇上一個只餘一年多任期的夕陽政府,不思進取,等候收工。但教育界和家長不會放棄,我們只能繼續奮鬥,希望未來特首聽到立法會及社會的聲音,直至15年免費教育成真,開創香港教育新里程,不達目標,不會罷休。

政府回應蒼白無力

就立法會通過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孫明揚回應稱,免費幼教要劃一收費,會窒礙幼兒教育的多元發展,而為了避免過剩免費學額,部分幼稚園更會因而倒閉。

席上張文光補充,15年免費教育,「若不是錢的問題,便是人的問題,是人的面子與懶惰的問題」。他質疑是否因學券是曾蔭權一手促成,故在他任內不容改變?還是因為官員懶惰,改變制度有很多跟進工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要求政府拋下面子、放棄懶惰,讓全港兒童得益。他總結時更指出,局長所說的困難與當年學券推出時所遇的困難,如出一轍,但政府有心推出學券,技術困難便可克服。他相信成功爭取全免幼教的日子終會來臨,屆時局長所說的困難和理由,將會被全然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