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上教育基金捨本逐末  投資教育不能畫餅充饑

教協報記者

政府計劃每年撥款約1.25億元,分別向修讀自資專上課程的傑出學生提供獎學金,以及資助有助加強教學成效和質素保證的計劃。這項遲來的支援措施,既不能掩飾副學士學額「大躍進」的無窮後患,更無法抵銷因資助學位不足,新舊學制成千上萬學生成績達標,但卻不獲學位的升學壓力和社會危機。

特首曾蔭權於去年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建議設立25億元的「自資專上教育基金」,透過每年約1.25億元的利息收入,用以推動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發展。基金共分為3個部分,包括設立自資專上獎學金計劃、質素提升支援計劃,以及質素保證支援計劃。至於各計劃所佔的比例,以及每年獲頒獎學金的人數和金額,仍有待政府稍後委任的督導委員會決定。

聊勝於無小修小補

政府於2000年推出六成大專生的指標,新增學額主要是依靠自資院校提供。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剛公布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副學位收生人數由2000/01學年的9,549人增至2009/10學年的34,949人(暫計),當中來自自資課程的學生則由2,621人增至24,441人,自資學生佔整體大專生的比率由兩成七大幅增至七成。由此可見,政府每年提供1.25億元的資助,相對每年的學生人數,以及政府過去在自資專上教育所投入的資源,只是聊勝於無;相對政府催谷副學士學額所造成的禍害,更是小修小補。

政府對自資課程幾乎是「零資助」,學生須承擔課程的所有成本,包括興建校舍的費用,甚至被迫要申請高息貸款支付學費,在沒有任何資助的情況下,自資課程學生的學習環境和在學支援也次人一等,與資助課程有天壤之別。經歷副學士學額在5年內的「大躍進」後,副學士課程質素不保、資歷成疑的惡果至今仍揮之不去。

讓副學士早日脫離苦海

早前有報章引述統計處資料顯示,去年第三季的數字顯示,本港平均失業率為4.4%,持副學士學歷者失業率卻高達5.5%,比初中學歷者的4.9%還要高;副學士的收入也持續偏低,畢業生平均月薪由2000年的13,000元,降至2008年的12,500元左右(《明報》2010年12月22日的報道)。副學士升學就業困難,成為政策失誤的受害者,教人痛心。政府撥出1.25億元的基金,怎能捨本逐末,不理學生負擔昂貴學費和債台高築的矛盾,仍拒絕為成績達標的考生提供資助學位或教育資助?怎能不撥亂反正,彌補政策失誤所種下的禍根,讓副學士早日脫離苦海?

當副學士政策的餘波仍然未平,2012年新舊學制並存年的升學「巨浪」亦將「淹至」。根據政府的推算,2012年首屆中學文憑試,將有2.3萬名考生可達至「3322」(即中、英文科達3級,數學及通識科達2級)的水平,符合本地八大資助院校的基本入學資格,較09年增加6千人。與此同時,每年仍有超過5千名成績達標的高級程度會考考生,因學位不足而無法入讀資助院校。

升學壓力社會危機

現時,政府每年提供的大學一年級資助學士學額約14,620個,即使曾蔭權剛宣布在2012年,額外增加380個學額至每年的1.5萬個,扣除經非聯合招生辦法取錄的二千多名學生,大學資助學額每年只餘約1.2萬個。換言之,2012年來自新舊學制兩批符合資助院校收生條件的考生,與該年政府提供的資助大學學額相差高達1.6萬個,但政府卻表明不會再增加大學學額,新增的升學需求由私立大學或自資課程吸納。面對成千上萬求學心切的年青人,政府怎能輕視這股升學壓力所帶來的社會危機?

教資會的報告亦已作出警告,擴大私營界別並非沒有風險,包括院校可能出現財困和倒閉、院校各自為政而令該界別混亂不堪,以及課程質素未如理想;現時學士學位及副學士課程學額供過於求,幾乎全部都出現在自資界別,純粹依賴市場力量證實已不可行。在未來新學制和副學位畢業生的升學需求下,自資教育市場將會更加龐大,政府不要再心存僥倖,以為照辦煮碗,便可以催谷另一個重量不重質的自資學位市場,更不要逃避責任,以為每年撥出1.25億元成立專上教育基金,就當作是政府已為專上教育作出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