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微集 – 新高中學制改革的困局

趙志成

新高中課程已經進入了第二年,學校及教師所面對的難題及困境不斷增加,工作量及壓力之大,亦非局外人所能感受。

2000年教育改革之初,主要是從課程、教學、教師教育上入手,以培養學生在新世紀、國際化的變動下,達致「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的教育目標;及改革小一入學及中一派位機制,把學生和教師從操練考試中釋放出來,專注於能發揮學生多方面能力的教學;以上這些大原則和目標都是無可爭議的,學校及教師亦容易接受這種循序的轉變,反正這些轉變也沒有導致校內太大矛盾和殺傷力。

中學的最大轉變和困境,其實不是上述教育改革倡導的目標所導致的,而是2004年行政長官施政報告中,決定採用3年初中、3年高中及4年大學新學制造成的。新高中學制的出現,筆者認為是一個急促的政治決定,多於一個經過醞釀、有足夠專業討論、有預期配套資源的政策。以前在所謂諮詢期時,亦曾撰文分析中學其實沒有任何準備改行新高中,在心理、知識與實踐上都茫無頭緒,宜放緩推行;但在其他教育佔份者(大學、部分社會人士、官員等等)的壓力,和不立即實行就會與國際及國家的教育脫軌的催逼下,只好見步行步,遇一個問題就找一個方法,姑且解決,怎知越積越多,錯綜複雜,陷入困局。

有認為爭取叫停校外評核(ESR)及校本評核(SBA)可以減少文件工作、減低壓力,筆者認為這些都是小事枝節,應付這些項目根本不困難,與真正壓力和工作困境相距甚遠,暫且不表。

新高中課程推行之前,大抵被通識教育成為必修課,以及2X、3X選修甚科佔據了討論空間,阻礙了視野,對其他學習領域的課程如何改變,及教師如何適應所有中學生都要完成中六這個事實,未有深切理解。新高中課程開始後,最明顯的是學生能力差距擴大,學習差異必然出現,用一般教慣高級程度會考課程的某些教師的說法,這些學生哪有能力會考及格,不應讀中六,現實是他們就坐在課堂內,他們不學習的話就只會搗亂。除通識外,數學亦成為必修課,不容易處理所有學生的學習。又以最多人選修的經濟科為例,會考與高考課程深淺程度相差很遠,課程重整後要中四學生學懂某部分以前的中六課程是過分要求,因為基礎學科知識與智性發展都未成熟,究竟是課程問題、教師教學問題,還是學生愚鈍懶惰?相信其他學科也有相同問題。而且,以往的中四中五、中六中七是兩個階段,中四學生知道下一年要參加公開試,現在認為3年後才考公開試,很遙遠。這些教學的挫敗、沮喪、缺滿足感影響最大部分的教師,擅於教「應試」學生的教師更無所適從,只好不斷強調以能力分班教學(streaming)最恰當,能教「精英班」就好了,因為要從中一開始用心照顧所有學生的學習動機及學得有效,太不容易。以上的情況大抵多出現於收Band I 學生的學校。

新高中生不逢時,遇到兩個嚴峻的衝擊,都是課程改革及專業教學以外的衝擊,亦是導致教師壓力的重要原因。一是語言微調政策,令很多收Band II及Band III學生的學校教師不斷要有兩套中、英文材料,多手準備,班內中英夾雜、課後補習語文、個別輔導,又要「化時為科」、跨課程英語(English across curriculum)等等,五花八門,哪些才是有效學習呢?

另一個更大衝擊自然是人口下降所帶來的縮班殺校,為求救校,專業教師們既要不務正業,全力招生,在校內照顧有特殊需要學生(SEN) 的努力又不被認同。很多學校教師都在競爭淘汰的氛圍下工作,豈是學生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