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譴責職訓局 刻薄剝削 侮辱斯文

會長 馮偉華

職業訓練局合約教職員抑壓多年的怒火不斷升級,令人氣憤難平。教協會強烈譴責職訓局借空隙年(2011年中學會考取消後,中五離校生大幅減少)剝削教職員的薪酬福利,無視學術機構和良心僱主應有的責任,教育局必須介入調查事件,責成職訓局作出補救,還教職員一個公道。

為了解事件以及讓教職員可以在保密的環境下暢所欲言,本會於去年底向職訓局受聘於不同制度的同工發出問卷調查,教職員反應熱烈,在收回的1,198份有效問卷中,超過五成半的受訪同工感到工作士氣低落或極度低落,近七成認為工作缺乏前景,接近九成認為局內存在三種聘用制度會製造分化。受訪同工期間更提供了三百多項意見或投訴,教職員怨聲載道,反映事件的普遍性和嚴重性。

剝削員工手法層出不窮

自本報上期報道職訓局短期合約員工的不合理待遇,以及本會向同工發出電郵通訊後,本會近日接獲的投訴個案仍不絕於耳,而投訴的內容更加具體和更見「無良」。本會強調,職訓局剝削員工無理,侮辱斯文無道,局方與其派員掩飾身份,混入本會的記者會以及向第三者「收料」,倒不如光明正大,與教職員坦誠溝通,切實解決同工的不滿和投訴。不論是教學人員或非教學人員,他們的權益也應同樣受到尊重。

近年積極打造「創意」和「實幹」形象的職訓局,被教職員集體投訴薪酬待遇不公,局方剝削員工的手法更是層出不窮,例如短期員工投訴未能按《僱傭條例》享有有薪年假和病假、有個案則被要求每年工作十個月,餘下兩個月被迫放無薪假期,以及星期五請無薪假期須額外多扣減兩日薪金等。

員工待遇較法例更佳?

職訓局在本會召開記者會後作出回應,將事件歸咎於空隙年收生人數減少,故需要聘用短期員工,在人手安排上保持彈性。然而,局方不但迴避教職員投訴未能享有基本僱員福利的指控,更反指短期合約員工的附帶福利主要按勞工法例提供,部分待遇較法例要求為佳。

本會必須指出,職訓局每年接受政府提供的撥款資助,在經費上已受到一定保障,而透過有年期限制合約聘用員工,局方每年在預算人手時,亦已保留足夠的彈性,怎能借空隙年來剝削員工應有的權益?更何況職訓局即使來年收生減少,政府也沒有因此而削減對它的資助,局方怎能變本加厲,容許個別部門的合約教員比例高達八成半,對待員工恍如即用即棄的工具,連教學的質素也不顧?

本會強調,職訓局必須承擔責任,妥善處理教職員的投訴,並在今年9月新學年前,取消所有歧視和剝削員工的措施,全面調低合約員工的比例和改善服務條件。同時,局方亦必須設立公平有效機制,讓更多的合約員工可以申請長期受聘職位,以及在員工續約時,將年資反映在薪酬上,以肯定教職員的工作和努力。

城大合約人手比例最高

職訓局濫用合約制度,教學人員「散工化」,又豈只職訓局獨有的現象?張文光去年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提問所得的資料顯示,以0910學年為例(預算),八大資助院校聘請合約期少於3年的員工比例,由兩成半至六成不等,其中城大聘用的合約員工人數最多,共2,254人,佔整體員工總數的六成,為八大院校之冠。

學術機構合約員工比例不斷上升,情已近乎失控,教職員職業缺乏保障,教研工作缺乏穩定性和延續性,如何讓教學人員安心教學?政府必須注視院校的合約人手比例,避免教學的不穩定衝擊院校的教研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