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規管直資學校 達致真正多元辦學

副會長 張文光

立法會本月初曾就審計署關於直資學校的管理問題,進行動議辯論,以下是我當天的發言重點,敬希同工批評和指正。

十年前,政府推出新直資計劃時曾保證,學生不會因為家境問題而無法入讀。可是,制度發展至今,部分學校逐漸形成了階級分化的危機。我認為,這既有監管不力的因素,亦有制度設計上的不足。當然,不是所有直資學校都出現「貴族化」或「中產化」的現象,但只要有一部分學校有這種趨勢,社會便要正視。尤其是,當有趨勢顯示直資學校享有比資助學校更豐厚的資源、更大的自由度,形成不公平的競爭,令公營學校處於弱勢。雖然,直資學校須提供獎助學金,但按照目前的比例,能夠獲得資助的學生,在校內畢竟只是少數。所謂「增加家長選擇」,只局限於有能力的家庭,清貧家庭的選擇反而減少。

普及與公平的教育,因應個人的努力,成就向上流動的機會。香港貧富懸殊嚴重,若基層市民藉教育向上流動的途徑也日漸堵塞,實在有違香港核心價值。我相信,直資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大都秉持「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只因為制度的缺失而無法如願。事實上,階級分野對學生和社會來說,亦絕非好事,假如同學的背景過分單一,將不利於培育下一代的視野和同理心,長遠更會加深社會矛盾。因此,當局必須補救制度上的缺失,既要擴闊清貧學生入讀直資的機會,真正增加家長選擇;更要增強支援公營學校,提昇整體教育質素。我對此提出幾項建議:

五項建議改善直資

  • 當局應規管直資學校學費,必須全數直接用於學生教學之上,不得挪用作其他用途,例如擴建校舍。學校如須擴建校舍,必須循其他途徑籌措經費,否則只會增加學費上漲的壓力。
  • 要改變現時向學校發放津貼的模式。如果學校收取的學費高於某個合理水平,政府的津貼額便應按比例減少,這樣可以鼓勵學校收取較低廉的學費。
  • 應為直資學校的儲備金額設定上限,否則應退還政府,或直接用於教學上。
  • 要設立機制,預留至少一成數目的直資學額作中央派位,讓所有階層的學生有公平機會參加。清貧學生獲派直資學校後,就學期間的學費及活動支出,應獲得資助,務求讓所有學生可以在安穩的環境下學習。
  • 當局在過去提供了許多優厚條件,導致直資學校與其他公營學校的差距漸漸拉闊。當局應採取「積極分歧」的原則,向弱勢學生的學校提供更多支援,並必須重新審視現時資源分配的模式,以符合公平原則。

多元教育不在特權

我相信以上的建議,只是嘗試修補直資計劃的缺失,兌現原初承諾,不會窒礙直資學校的長遠發展。多元辦學的關鍵,不應在於學校的資助模式,而在於辦學的理念。教師能夠本著專業精神,因應學生差異,採取不同的施教方式,啟發學生潛能,便能體現多元化教育。小班教學、良好的師生比例、教師在專業上的自主等等,都是教學多元化的「基本建設」,不應該成為部分學校的「特權」。直資學校和公營學校,更不應該是「此消彼長」的關係,否則公營學校只會在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下,逐步淪為次等學校,進一步加深階級分化,這更不利於學校教育多元化的發展。我期望當局致力改善香港學校的「基本建設」,提昇整體教育質素,實現真正的教育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