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學券改善建議 紓解幼教燃眉之困

教協報記者

立法會雖已通過由副會長張文光提出落實15年免費教育的議案,但局長孫明揚卻以免費幼教劃一收費,會令部分幼稚園倒閉、窒礙幼兒教育多元發展等原因,堅拒將幼兒教育納入基礎教育資助。

當局所提的理由十分牽強。當前,無論非牟利還是獨立私立幼稚園,均須接受法例規管,獲學券資助的幼稚園更要經過自評外評,確保軟硬設施和質素符合水平,在此基礎上納入資助,對幼稚園的自主性根本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張文光指出,當前提出參考中小學的直資模式,正是要顧及幼稚園的多元發展,何況,即使幼兒教育納入資助,獨立私立幼稚園仍會並存,以滿足不同家長的選擇和幼兒的需要,只要當局有承擔的決心,制度可以不斷完善,當局搬出「幼兒教育單一化」不過是推搪的借口而已。

學券累積的問題 應立即著手解決

學券奉行的市場機制,不利發展以專業為本的幼教服務,本會與幼教界立場堅定,認為爭取15年免費教育,將幼教納入基礎教育資助,才是提昇幼教的真正出路。因此,我們不同意檢討報告提出「學券計劃是資助學前教育的適當機制,因此建議11/12學年後繼續推行」;但我們同時關注到,學券計劃累積的問題,在幼教未獲全面資助之前,當局仍須立即著手解決,務求可於今年9月新學年落實,以解業界的燃眉之困。

事實上,不少幼教同工反映,學券推出4年,即使沒有工作小組的檢討,學券計劃的資助上限及學券面值等規定,也不可能維持不變;以學費上限為例,不少半日制幼稚園學費已臨近上限,為了壓縮成本,部分學校甚至要遏抑幼師以至校長的薪酬;由獨立私立轉營為非牟利以取得學券資助的幼稚園,因不獲租金津貼,生存空間更加狹窄,倒閉情況已相當嚴重。

前年,學費減免上限也一度引起家長強烈的非議,當局及後稍作調整,紓緩了部分家長的困境,然而,要讓低收入家庭真正受惠,當局應立即糾正學券抵銷學費減免額的計算方式,採取「先學券,後減免」的方式,即是先將學券扣減學費,然後再按應享減免比率計算資助,才能真正減輕家長的學費負擔。

去信約見孫明揚 落實學券改善建議

就全日制學費減免的「社會需要」審查準則,本會於06年曾作問卷調查,8成半受訪校長認為應取消這項規定,而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及幼教團體,也一致要求當局取消這程序繁複、要求嚴格的關卡,讓家長無論申請全日或半日制,只須通過入息審查,便可獲得有關資助,以保障低收入家庭的子女,也可公平享有全日制優質幼兒教育的機會。可是,當局最終只同意放寬「社會需要」的審批內容。如今學券檢討報告也指出,全日制學費減免申請應無須接受這項評估,當局實在再無借口繼續保留。

針對學券的多項問題,張文光除了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討論議程外,已同時去信約見局長孫明揚,商討並敦促當局落實檢討報告的建議,以便各項改善措施可於今年9月啟動。

終極目標:15年免費教育

本會必須重申,檢討報告並沒有觸及幼師薪級制度、全日制加權資助,及幼教資助一視同仁等關鍵訴求,本會聯同幼教同工,不會放棄任何機會,提出15年免費教育這個終極目標,將幼教納入基礎教育資助,直接資助幼師薪酬,讓全日及半日制幼教服務,可在公平資助的基礎上健康發展,全面提昇幼教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