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微集 – 沒有照顧學習差異的教學方程式

趙志成

在面對學習差異的工作坊上,有任教Band 1學生近三十年的經濟科資深老師很懊惱的說,他教了多年書,都沿用近似的教學方式,找一套他認為較好的教科書,依書本的鋪排、利用提供的內容及例子講解,並參考其他課本材料、多年公開試試題、坊間的試題習作,自己撮寫「雞精式」的筆記,圈起關鍵詞彙及概念,重覆的講解及要求學生緊記某些答題竅門,在適當的部分插入公開試試題,強調操練過往試題的重要,在公開試前或長假期時就補課,用同一樣最有「效率」的教師主導教學方式,學生也挺習慣,且在會考及預科都有好成績,他亦非常有滿足感;但自新高中推行後,學生選科少了,選修這科的人數卻多了,成績最好的學生都選了其他科,現在修讀的學生水平和能力差距大了,感到困難,所以凡見到處理學習差異的工作坊及講座,都立即參加,期望能學到一套教學策略,可以在課堂上處理不同能力的學生。他很誠懇的問:這個想法及期望是否對?

其實無論教任何組別的學生,大部分關心學生成績的教師都是這樣教,坊間的所謂補習天王亦是如此,坐在椅上,用實物投映機把筆記試題投射幕上,不停的說話,講解試題。

上述老師蠻幸運,因以往任教的學生專注力高,學習態度好,基礎水平不俗,考試誘因強,外在動機高,教與學都好像如魚得水,畢業後入大學的同學都心存感激,更強化了教師的信念。教高班、預科班、精英班,一旦學生能力差異擴大,便無所適從,感到沮喪,有時不免會諉過學生及制度,常希望實行能力分組編班(streaming)、實行「小班」以把差生排除於班外,這仍然是要求學生適應傳統考試主導、篩選教育的學習模式。其實,教Band II、III學生的老師,想法做法也差不多,只不過較早受學習失效的衝擊而接受現實。

我常解釋要處理差異,先要接受學生的潛能、學習習性、前備知識確有不同,再確立是否針對大部分學生而訂定具體教學目標,多樣化的教學策略,備課要足,教得豐富(teach rich),課堂上的弱生仍有動機學習,恰當的課程(即適合的學習量和深淺程度)以照顧大中流的學生,最強的學生要有挑戰習作、延伸閱讀、學習小組以伸展(stretch)學生潛能,既不能要求學生有劃一的學習成果(learning outcomes),用較開放的態度接受習作、測試等短期評核的成果差異,多點回饋予學生,是照顧學習差異的策略原則。這並不是說差學生可以做少些,為他們降低要求;其實,教差生的老師的教學設計更困難,材料要多,節奏要快,教學活動轉換要頻,只是不能期望他們與優生有同樣成果。當一班內的個別差異特別厲害時,只能在課後作小組及個別處理,這已是簡單的常識問題,無學習策略可言。

新高中課程實施一年半,應已較理解學生的差異,就學科層面而言,課程及教學單元的調節、剪裁、整理是第一步,教學內容要因應知識性質而用甚教學法,令學生投入課堂學習,上好每一課,理解學生學習的難點而給予回饋,已是非常照顧學習差異了。上述的原則策略應要有具體例子,以助說明,不過文字框框難以表達,要在培訓課程、講座及工作坊才能展示。在近日的觀課經驗中,在某些學科及課題,把原來中六、中七高考的要求,包括理解及考核,放在中四的課程內,學生的智性發展和知識基礎未達水平,有拉牛上樹之感。

根本沒有一套照顧學習差異的教學方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