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理性、非暴力

張文光

行政長官遭遇的示威,我希望警方進行公正調查,司法機關按照香港法律作出裁決,今日不適宜評論。我相信李少光局長明白,香港是有法律的,不可以隨便定性,亦不適宜靠朦朧的電視鏡頭,作出定性。但我作為教育界議員,我會堅持立法會:應該和平理性表達意見。

立法會會議是直播的,很多學校利用立法會會議作為通識課,學生與老師一起收看,甚至有老師經常帶學生旁聽立法會會議,和平理性是必須的。立法會甚至是學校的標準和楷模。因此,我不會同意立法會用擲蕉、擲樽、掃、粗口,或以侮辱性語言,表達政見和主張,這是我的價值觀。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中國有句說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今日我們可以很暢快地羞辱人,但同樣地,亦要面臨對方的羞辱,這是沒有盡期的。因此,議員要按照議會的法規作出節制。魯迅先生有句說話,我曾經引用來評述這件事,便是:「辱罵與恐嚇決不是戰鬥」。如果用辱罵和恐嚇來達到目的,即使成功,都是以暴易暴,並非戰鬥。

但我當然明白,民怨實在太深,議會又缺乏民主的制度,令公眾的不滿和憤怒,在議會內成為影響政府的決策、實現人民願望的平台。於是,激憤過火便由此而生。但我仍然反對暴力。就像六四,是暴力鎮壓,但22年要求平反六四的人民運動,堅持的卻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22年來,力量仍然強大。從歷史中可以看到,在主流的人民中,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力量是最大的,而且是世界性的。

鎮壓民主 始作俑者

政府應該深思,為何社會上的民情越來越激憤,為何激憤可以引來更大的共鳴,為何激憤能夠點出社會的矛盾和深層的危機。這是因為我們的確存在著一個不民主的議會,存在著一個無需向人民負責的行政主導的政府。由於長期而持續地壓抑民意,而造成了反彈和反抗。因此,政府鎮壓民主,的確是始作俑者。

當我們批評暴力的時候,我認為同時應該要批評的是政府,它要對今日激憤的民情負上責任,甚至是最根本的責任。我們共同組成這個議會,共同成為這個社會一個部分,當議會內主流民意被否決,而且是經常、持續、無道理地被否決時;當一個政府視人民的渴望和追求如無物時;甚至說得通俗一些:不見棺材,不流眼淚;不水浸眼眉,不知死;聽不到洋紫荊三個字,便不讓步的話。這個政府便要深思。

當前的政府和議會,是製造粗暴或暴力的土壤,但無論如何,我仍然要說,無論政治環境如何惡劣;無論民主進程如何艱難,無論我們的事業如何崎嶇;無論我們的追求如何渺茫,我仍然渴望和相信,在議會和社會內外的鬥爭,是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進行,這是實現我們信念和理想,最持續而合理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