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在校園—從女教師的裙與褲說起」 論壇報道

教協報記者

臨近三八婦女節,性別的議題再次成為焦點。教協會與新婦女協進會於3月5日合辦「性別平等在校園—從女教師的裙與褲說起」論壇,以去年女教師服飾個案作為討論性別教育的起點,透過學生、教師、副校長、律師、社工及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的分享和交流,反思現時校園文化的性別議題,藉此引起教育界及公眾的關注,並促請平機會及教育局盡快訂立「性別歧視教育實務守則」,進行調查,加強推動性別教育的工作。

不檢討制度卻責怪穿褲女性

席間,去年就服飾問題入稟的前教師鄺皓凝回顧個案的感受和體會,指事件過後仍有聽聞一些學校要求女教師及女教學助理穿裙上班。有感案件即使到入稟階段,對學校的阻嚇力仍然不足。鄺慨嘆部分學校仍未有檢討和修正制度上的歧視問題,反而去責怪穿褲的教師。她期望教育局和平機會能強化其角色與功能,為受屈的教師主持公道,提供更多援助。

學校管理層應與時並進校園不可以封閉

接著,福建中學副校長兼女教師協會主席周蘿茜表示,教師作為一個專業,懂得因應場合而衡量穿甚麼服飾,穿裙還是穿褲,應由女教師自己決定,並強調:「學校管理層應與時並進,要不時鼓勵討論,而校規經過討論後是可以修改的。現在時代已不同了,校園不可以是封閉的。」隨後,平機會主席林煥光,指法例有時難以處理深層次文化和性別定型的問題。林向會眾展示古今中外的服飾相片及多名女外交官穿褲的例子後稱:「若大家放眼世界,看多些新聞便會知道,在現時二十一世紀,若學校還以這麼單一的標準去要求女教師穿裙是那麼不合理。」

為甚麼女子穿褲要找理由

學生Miki Lai憶述其中一所她曾就讀的學校,容許女生在氣溫低過18度時穿褲,但到另一位校長上任後,便收緊至氣溫低過12度才可穿褲,引起很多同學的討論,並對學校的決定感到莫名其妙。Miki表示,學校解釋的理由是要統一,但對同學來說並不是合理的理由。學校對學生的校服有多重掌控,最主要的目的不在於功能上,而是去滿足校方對男子或女子的期望。Miki 強調:「若果我們說尊重一個人的時候,為甚麼女子穿褲好像要找一個理由,為甚麼不可純粹喜歡穿褲?」

性教育性侵犯困擾學校未有政策處理

新婦女協進會代表兼社工譚嘉瑛指出,校園內的空間使用權會受服飾限制,女生往往要換了運動衫和球鞋之後,才可在球場活動,屆時球場已經被男生霸佔了。除了衣著問題外,譚認為如何推行性教育、處理性侵犯等問題亦困擾著學校,而學校並無平等機會政策參照。此外,譚對教育局缺席是次論壇表示失望,建議教育局在政策上提供協助,同時呼籲婦女事務委員會和平機會敦促教育局在性別的議題上多做工作,否則小市民和小團體會很無助。

老師也捍衛不到自身平等權利

莊耀洸以法律和人權的角度,指出在校園的環境中,穿裙上落樓梯很不便,很容易被人偷拍或偷窺,若影像被放在互聯網流傳,對當事人的傷害會更大,影響著健康權和安全權。莊耀洸提出,我們說學生需要平等權利,若然老師也捍衛不到自身的平等權利,那何況是學生呢?

嘉賓討論平機會處理服飾個案的摘錄:
莊(莊耀洸)、林(林煥光)、鄺(鄺皓凝)

林:在法律上平機會能夠做到是有限的,最根本都是要移風易俗。在政策和法律層面可以協助推動,更好的是通過反思作出改變。

莊:雖然要移風易俗改變人的思想,但官司是很重要的,特別在權力非常不平等的情況下,否則學校是不會懼怕的。

林:如果可以避免,不想拖一間學校去法庭,學校有學生,將來的學生都是以學校的印象作為參照標準,隨便將學校拖入去一場官司,將學校打得七零八落,就算勝訴,那是否一場勝仗呢?都是一個大問號。所以通過個案帶出議題,讓學校和整個社會覺醒,其實這不單是裙褲之爭,原來是更深層次男女在社會上平權和大家自由選擇的議題,最終是人權問題。
鄺:為甚麼要在違例學校的名聲與社會公義或是歧視之間作出取捨?究竟是哪一項較重要?歧視個案是關乎整個社會的,既然是學校做法不妥,為何不去糾正學校的做法?

林:或者是我表達得不好,當接觸鄺老師的個案時,也奇怪學校為何不願和解,我很難想像這個個案,有任何一個法官會判學校勝訴,但現實是學校完全拒絕和解。最終認同去到那些位時,平機會能夠幫助的時候,應該要去做的。

鄺:我的個案說明,一些學校未有自我反思,不能符合大眾的期望。
林:就著鄺老師的個案,我們也奇怪為何學校沒有這個反思的能力。希望教育機構能示範給社會看,是一個主動有能力學習、反思,跟隨時代進步的機構。

莊:學校培養很多學生,影響很多人的思想,我們談論性別平等、性別身份是很重要的,但校方對身體外表有很大控制,十分影響性別定型的認知,所以我們希望平機會盡快制定教育實務守則,為學校提供更多指引,而教育局在教師和校長的培訓課程,應加入性別平等教育和人權的部分;教育局和平機會應調查了解學校的實際情況,如儀表規則和平等機會政策,以啟動下一階段如何改善性別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