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限穿裙入稟具勝算

莊耀洸律師

倘再有女教師狀告學校硬性規定穿裙,我認為有合理勝訴機會,若非如此,當初平機會不會向原告人鄺老師提供法律協助。而有關學校亦不會那麼快便道歉賠償。假如將來有女學生作出同樣投訴,我亦認為有相當把握的勝算機會,尤其是:一)該女生是巴基斯坦裔,基於其宗教,她需著褲,學校很大可能違反《種族歧視條例》;二)該女生極其體弱多病,腿不禁風,則校規可能違反《殘疾歧視條例》。

坊間常有一說法,只要合約訂明,女士上班或上學必須穿裙,斷無投訴之理,但現行反歧視條例,均訂明只要合約條文含歧視性便屬無效。

據《性別歧視條例》,直接歧視指較差對待,因此並非不同對待即屬歧視。關鍵是所謂「較差」的定義,英國三十多年前的案例(Schmidt v. Austicks Bookshops Ltd. [1977] IRLR 360 EAT)裁定女原告人敗訴,因著裙不構成較差待遇,而且該女僱員任職零售業,需見客,基於公司形像,故僱主有很大酌情權規管其服飾。

英國十多年後的另一宗案(Stoke-on-Trent Community Transport v. Cresswell EAT/359/93),堅持穿褲的女文員被指違反服飾規則而被辭退,她打官司獲勝,因其男同事(司機)沒服飾規則的約束。而在2003年,英國法庭對較差待遇有寬鬆的詮釋(Dept. for Work & Pensions v. Matthew Thompson UKEAT/0254/03/MAA)意味著原告人更易打贏官司。

誠如《性別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12段指出,政策不應使男或女受到任何較差待遇或受不利影響,「政策應公平地施於男、女僱員」,而教育局亦在鄺老師一案後,發電郵予各學校,指「學校應與時並進,定期檢討守則,避免訂立基於性別、殘疾或種族而作出的衣著守則,以免不慎觸犯歧視法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