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戰兢兢 到完全投入
──會長馮偉華的一年回顧

教協報記者

馮偉華接任會長快將一年。在這短短一年間,他聯同理事會,從爭取教育權益到政制發展,經歷過不少風雨和考驗。筆者訪問了這位被外界形容為溫文務實的教協會長,細說一年來在工作上的體會,以及生活與心路的變化,由政改方案遭受抨擊,到司徒先生的離世,令他如何對自己有更深入認識和自省。他坦言,有司徒先生與張文光珠玉在前,接任會長倍感壓力,但卻有信心做好,並已從當初的戰戰兢兢,到現在完全投入角色。

熟悉馮偉華的人都知道,他很愛家庭,但要肩負教協這個龐大組織的工作,家庭生活不免受到影響,他如何平衡?要取捨嗎?對此,馮偉華笑言,當初他對太太說「擔任這工作會很忙」,但太太似乎已習以為常:「你不做這些,也會到處找其他事做。」

的確,社工出身的他,也許性格使然,從未想過停下來,一直參與不少社會事務,例如非政府組織的工作,但他說現在大部分要退下火線,以便全力做好教協工作;也因此,儘管接任會長工作量龐大,但「不在家的次數與之前差不多」。反而,他個人的興趣,例如釣魚、行山和潛水就相對減少了,「有時間也寧願多陪陪子女。我最大的快樂,便是與子女在一起,所以這不是犧牲私人時間,而要換了生活方式。」

構思接觸會員的新模式

接任會長,接觸會員的機會增多,他也希望透過新的方式,與會員保持恆常接觸。「過去一年,與會員接觸多是透過活動、研討會或頒獎禮之類,未來或考慮較深入的方式,例如會員茶聚,也會考慮網上平台,與年輕會員多點互動。」多接觸會員自然會多接收不同意見,問他過去一年,收到會員不滿的意見多嗎?他答得很直接:主要來自「政改一役」。他表示這可以理解,「因這事在社會上也意見分歧,我們去年花了不少時間疏導和解說,但對於有強烈意見的同工,加強溝通也未必能夠說服,始終彼此的立場和判斷不同。」

真心推動政改 不會避開火頭

馮偉華接任會長後不久,便代表教協參與普選聯並成為召集人,走到了最前線,就政改方案聯同部分泛民團體與中方會談。問他這是一大考驗嗎?他同意,但卻肯定地說,對一個工會而言,如果只站穩會員權益,在有爭議的社會議題上不出頭,當然是最「保險」,但教協是有社會責任的團體,不會迴避,特別是在這個會影響政制能否向前、能否突破局面的關頭。「我們認為,政改透過溝通與對話的策略有作用,就必須貫徹下去。但代價是或會引起部分會員的極度不滿,我認為這的確是一個考驗,但也讓我們更能認清自己的定位。」

筆者更是好奇,當時受到強烈的抨擊,有否一刻閃過退縮的念頭?他答得更肯定:剛剛相反。「越受攻擊,我們越能反思和確立自己的定位及為何而做。我們是真心希望社會有改善,即使是一小步,也希望政制能夠有突破,而非停滯十年。既承擔了就要堅持,即使受抨擊也不會難受,不會退縮。」

他更補充,有人認為他初任會長便高調踏上政治舞台,是為了打響知名度,這是一種誤解。「其實作為新會長,透過敏感的政治事件,去建立知名度或威信,是不適當的,而且高風險。若著重策略考慮,更應該躲起來,避開火頭,只做我們熟悉的教育事務,但我們想推動政制發展,最終邁向雙普選,便選擇去承擔。」

深刻的交手經驗:中學殺校談判

回歸教育前線,馮偉華指近年與教育局較深刻的「交手」經驗之一,是中學殺校。他表示這問題事關重大,影響教師職業,更涉及教育質素,衝擊可以很大。「我們不容有失,所以很早便提出問題和危機,不斷向政府施壓,他們最終提出凍結殺校一年,以便有空間思考解決方法。當前,減班的大方向正確,但自願不應變為強制,否則會引起很大的反彈。」但他同意,減班不是長久之計,中學人口下降嚴重,唯有小班可長遠穩定學校,也銜接小學小班,全面提昇教育質素。

路是人行出來的 爭取15年免費教育

近期同樣獲得社會熱烈響應的,是爭取15年免費教育。馮偉華強調,幼稚園多年來被政府忽視,是「最受欺負的一群」;幼教是基礎教育的一環,不應再被視為可有可無。他表示這一年接觸過不少幼教同工,感受到她們的怨氣很深,對學券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們默默耕耘,付出很多,但待遇不成正比。然而,在爭取過程中,她們仍相當克己。教協提出15年免費教育之初,不少幼教同工還擔心會不會『太大想頭』」。但路是人行出來的,只要認定方向正確,教協便會義無反顧,而事實上社會反應極好,一面倒支持應盡早實行。面對特首選舉將至,馮偉華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契機,爭取中學小班和15年免費教育,他認定這將是教育的「兩大戰場」。

大學問題關注不足 教師壓力問題膠著

檢討一年工作,現職大學講師的馮偉華,反而認為自己對大學議題關注不足,他目前只能優先處理較尖銳的問題,例如私營大學、自資副學位課程及副學士學額和質素等,這情況有待改善。此外,他是教協「教得健康支援中心」的計劃負責人,可見他很重視教師壓力問題,「減輕教師壓力,糾纏多年也沒有進展,教育局認同問題,但局面膠著,未來要給予局方更大的壓力,為眾多的改革訂立優次,抽起或放緩部分教改措施,以便同工可專注做好教育本位的工作。」

承傳理念 守護教協

談到馮偉華這年來的心路變化,不能迴避的一件大事,就是創會會長司徒華的離世。人們慣常說「張文光是司徒華的徒弟」,那麼司徒先生對這位第三任會長又有何影響?「其實,我與司徒先生不能說十分熟絡,但他待人處事的貫徹立場,及過往經常與我們分享實戰經驗、心得和對事情的分析,在他走了之後,我覺得這些特別寶貴,非常懷念,這是平時察覺不到的,現在總是若有所失。他的離去,讓我們更肯定教協的路走得正確,促使我更有決心和需要守好這個地方。這不只是承傳司徒先生的理念,更因為教協在社會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上任之初,馮偉華常以戰戰兢兢來形容自己。如今事隔一年,情況又如何?「朋友都會對我說,這工作任重道遠,我也明白這條路不易走,外界對教協的期望與要求都很高」,他更坦言,有司徒先生與張文光珠玉在前,接任倍感壓力,但他有信心做好,只是模式不盡相同,他會較著重集體領導。若要總結目前的狀況,他已能滿有信心地說:完全進入角色,投入要承擔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