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教育的現況

趙志成

筆者於09年在本欄(563-568期)寫了再談通識教育系列,從推行理念、課程策、培訓課程、教材質素、考試與評核等層面作了較細緻的分析,早已在新高中一年級正式必修通識科時提出一些改善建議,包括請全職課程專家,就某一個單元選取議題、解釋如何選用所列的說明、運用甚麼教學策略,演繹如何才能體現課程要求,應用高階思維能力,多角度探究問題,並能轉移到解答樣本試題的考核,好讓教師們有所參考;及希望考評局提供大量樣本試題,讓大量學生試做,才能總結出描述學生能力的說明(rubrics),而不是追求與其他有明確學習內容的學科的評分標準(marking scheme),及不應花大量精力在難於判斷信度(reliability)的現行試卷模式,只追求改卷的較一致性;可能是通識科太多問題要處理,甚改善也看不到,猜想是官員們都豁出去了,這幾年的學生就當是試驗品。

新高中推行一年多,和我一同工作的專業支援團隊,有很多機會與教師們共同備課,進入課堂觀課、提意見,以至分析習作與試題的難易程度和辨別能力的數據、校內測考成績的分布;甚至與學生做訪談,追蹤他們的學習狀況,真感到學與教都無所適從,混亂一片。

以下的分析和想法都不是來自嚴謹的教育研究,是從我和支援通識教育的同事們的經驗總結出來,教育當局其實應盡早承擔責任,進行課堂教學研究。

先說高中通識進入第二年的情況:

(一)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已全面進行,不單是帶導IES教師的工作量問題,而是如何能持續調動學生的積極性,繼續探究,完成功課。學生們在這個校本評核的能力差異太大,探究的專題亦太多樣化,校內排位與校外比較都沒甚麼準則和一致性,教師沒法掌握應用的時間和精力。

(二)在高中一學和教的通識單元,多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及今日香港,無論是甚麼組別的學生,都較熟悉和容易掌握,他們都在小學或初中的成長課、生活課、班主任課及共創成長路(PATH)接觸過類似課程,對自我觀、溝通、人際關係等概念有認識,其實已經有點學到悶,在考核時寫出持分者的觀點,做點推論也不困難,但當進入現代中國、全球化及能源科技等單元時,觀點及概念既要有相當的知識基礎,更需要有教師為他們概括資料、總結概念,這些能力,很多任教通識科的教師都未能掌握。

(三)多了教師任教通識,很多都是轉教、兼教、被迫地教、無奈的教,自然希望依指示,最好有教科書,有教材,依教便是,與提升學生的探究思維能力的要求相去甚遠。

(四)多用了「疑似」教科書,即課程發展處沒建議、不審閱的教科書,事實上如果沒有這些教科書,教師與學生更無所適從,但如何利用教科書的資料以達致課程要求,而不是跟著書中內容教,是要整理、增,要教師共同探究的。

(五)課堂的教學方式確是較傳統以老師為中心的教學多元化,Band III 的學生亦較投入,在他們熟悉的課題(多是單元一),更七嘴八舌,意見多多,教師也感覺良好,以為有問有答,卻隨意引申問題,枝節多而掌不牢主線,以為學生有反應就是好教學,其實不知學到甚麼。Band I的學生則任教師安排,有些要求學生在家先閱報,在課堂上發表,或在課堂上就提供資料作討論,或觀看紀錄片作分析等,都一一照做,他們就是不明白學到甚麼,和總結出甚麼概念。

(六)最令學生困惑的是學與考無從一致(align),如何知道和保證在課堂上的學習活動所得到的(知識?能力?),能在考試中應用和轉移?在分析Band I學生的成績時,大部分學生不及格,是學生懶,能力不足,還是試卷模式,試題所要求學生要答中老師「所想」才有分出了問題?我們只知道Band I學生很擔心不及格,及漸漸覺得勤力也沒用,因不知讀甚麼。Band III學生上堂可以很快樂,考試則甚麼也寫不出。

下期再談可以做甚麼。

(三談通識系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