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語文教師新基準?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韓連山

2000年,教統局在未獲前線教師共識下,一廂情願地制定對語文教師的基準要求,否定教師已取得的語文教學資歷、抹黑教師的語文教學能力、把學生語文程度不濟的情況全歸咎於教師,粗暴無理。高官漠視3萬6千位教師的聯署、不理6千位教師上街遊行抗議,一意孤行的推行政策,置語文教師的困境於不顧。

基準政策擾攘了6年,教師被迫屈服於政策下,有參加考試的、有課餘進修的,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捱得過去的得獲基準證書、繼續教學;挺不住的,有轉教非語文科的、有提早退休的、有患上抑鬱病的,甚至輕生的。

基準餘孽迫害教師

到今天2011年,這基準政策的餘孽,依然在迫害著教師。本會早前接獲一位老師的投訴,他已持有某大學的翻譯文學學士學位及認可的教師教育文憑,已成功獲批豁免教育局對英文科教師的語文能力要求,即現在統稱的「過了基準」。不幸的是,這位老師接獲教育局通知,指其大學學位的資歷未能符合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訂定對新入職英文教師的相關主修學位要求,並促請他盡快進修以完成相關要求云云。難道新基準又悄悄地重臨教育界?

本會翻查資料,教育局通函第192/2010號《申請豁免英文及普通話科教師語文能力要求事宜》第4點:「取得相關學位並已受相關專業培訓的申請人,則可獲全面豁免英文科教師語文能力要求」及教育局通函第54/2004號《實施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有關語文教師培訓和資歷的建議》,語常會建議由2004/05學年起,所有新入職中英文教師均須持有主修相關語文科目的學位及一個主修相關語文科目的師資訓練;本會認為教育局及語常會兩者所指的相關學位及相關專業培訓的要求大致是相同的。

本會了解有關個案後,隨即向教育局查詢,質疑為何「過了基準」的教師還會被迫進修語文相關課程?教育局回覆是語常會對教師語文能力的要求比較嚴謹,指該教師的翻譯文學學士學位並非是一個以英文為主修的學位,教師雖符合教育局對英文科的語文能力要求,但未能符合語常會對新入職英文科教師的要求,故教師仍要再進修英文科學科知識深造課程(PGSK)以達標。

專業議會撥亂反正

本會認為教師既然「過了基準」,再要求他進修甚深造課程,是違反了當年訂定的基準政策,教育局在未經諮詢、未經前線教師的同意下另訂「新基準」,是不可接受的。教育政策不應朝令夕改,對教師的這種無理索求更是粗暴,難道教育高官又要製造更多教育界的悲劇?教師達了標便應讓他們安心、專心去教學。這般粗暴的對待,達了一個標又另加一個標,沒完沒了的新增要求對語文教師公平嗎?此外,令本會質疑的是教育局跟語常會的溝通是否出了問題?為何語常會要求的「標」可以凌駕教育局訂定的「標」?明明都是「基準要求」,為何不同尺度?

筆者同意教師必須與時並進,自我提升,優化教學。但最重要的是:要尊重教師的專業自主,賦權教師,讓他們善用自己的空間和時間,才能成功設計最有利學子的教學模式。所以,要解決教師資歷、註冊和進修的長久混帳情況,徹底解決現今由外行領導內行出現的粗暴無理施政,最終還是要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由專業領導、由前線教師作主,才能撥亂反正,造福學子。

本會呼籲,若教師遇到在校內遭受不公平對待,應盡早致電27807337與權益及投訴部聯絡,我們會盡力提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