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例不變怎能應付教育的萬變?

張文光

專上教育的議題,已成為立法會每年必不可少的議案。當前,年青人的升學壓力已迫近「臨界點」,政府更將增加大學學位的責任,推到私立大學和自資學位市場,令人再次想起副學士學額「大躍進」的慘痛教訓。

 事實上,社會已沒有耐性等待政府的小修小補,更不會再容忍政府一錯再錯。因此,我在早前立法會辯論「專上教育的發展」議案中,重點要求政府解決現時自資專上教育不受規管或規管不當的漏洞,包括修訂《專上學院條例》,廢除過時的條文,將自資專上教育納入註冊規管,確保院校的管治、教學設施、教員資格、結業水平、校舍空間、收生人數和財政能力等,須符合條例規定。否則,違規院校可被撤銷註冊資格。

特區政府在2000年提出六成大專生指標時,指出《專上學院條例》早於六十年代制定,不少條文已不合時宜,未能促進高等教育多元化的發展,建議將《教育條例》下有關規管專上教育的條文,與《專上學院條例》合併,成為一套規管專上教育的新法例。但十年過去,教育局不單沒有履行承諾修改法例,相反更削足就履,以中小學為主體的《教育條例》來規管副學士等專上教育的課程,即使有院校違規,教育局只是「隻眼開、隻眼閉」,讓法例形同虛設。

由於副學士資歷和前景不明,畢業生皆渴望取得認可的大學學位。新高中學制的中學畢業生,對升讀大學的需求亦與日俱增,為爭取更多成績達標但未能入讀資助大學的考生,為提高副學士收生的吸引力,院校紛紛轉戰自資學位市場。因此,當政府宣布進一步發展私立大學和自資學位時,我們怎能忘記副學士「大躍進」的慘痛教訓,讓學位價值再受衝擊,讓青年人再次受苦,並欠下一身學債?

大學教資會在《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中警告:現有學士及副學士學額供過於求,幾乎全部都出現在自資界別,專上教育對市民十分重要,必須有足夠的政府規管,體系的混亂情況如不獲正視,學生的利益定會受損。教育局08年的《專上教育界別檢討報告》亦已說明,有理據支持將副學士資歷納入《專上學院條例》規管,讓頒授不同資歷的非法定專上院校可根據相關條例註冊,防止院校在教師及設備不足的情況下濫竽充數。隨新學制的發展,政府應確保法例足以監管和推動未來專上教育的良性發展。

過去,自資院校學生可享有的校園生活和教學設備,例如宿舍和圖書館設施並非必然。因此,《專上學院條例》要求院校提供足夠的教學設施,以及要求院校的教員人數、學術資格、薪酬及服務條件符合規定是必須的,特別是近年專上院校濫用短期合約聘用教職員的情況愈來愈普遍,嚴重影響教學的穩定和質素。從近年發生多次自資副學位課程,被所屬專業規管團體一度拒絕承認註冊的事例可見,教學設備和全職教學人員的數量,正是專業培訓的重要部分,不會因為院校的背景而妥協。

教育局監察直資學校不力,孫明揚推說是「無牙力」,如今,政府規管專上教育失策,又是否「無口齒」?過去十年,自資教育機構增加了4倍,課程數目增加了6倍,副學位學生人數增加超過9倍。儘管修例並不是質素保證的萬靈丹,還需要有政策和資源的配合,但教育局總不能抱殘守缺、坐以待斃,以法例的不變,應付專上教育的萬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