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的重大失誤 教育經費比率持續4年下降

—— 張文光財政預算案辯論節錄

教協報記者

前言:財政預算案錯漏百出,最終以派錢收場,但社會的深層矛盾,並沒有得到改善。副會長張文光在立法會辯論中,批評政府對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教師壓力以及大學資助學額等問題,在庫房水浸下仍然落空。以下是他辯論內容的節錄。

香港經濟復甦,財政儲備高達6千億,今年盈餘接近千億,政府仍拒絕增加經常性開支,只靠派錢蒙混過關。一個政府,派6千元就等於「藏富於民」,其實是懶惰無能,但求財散人安樂,不能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當6千元用完後,市民生活仍舊艱難,基層中產小商戶全民皆苦,虛空的依舊虛空。

曾蔭權政府不肯放寬經常性開支,讓住屋、醫療、教育、就業四大矛盾越積越深,連溫家寶都看不過眼。工人為最低工資掙扎,中產家庭買不起樓,小商戶要捱貴租,基層老人醫護不足,長者退休沒有保障,市民收入追不上通脹。政府坐擁巨大儲備和盈餘,沒有履行財富再分配的社會責任,令官富民窮,令貧富懸殊,如此財政預算,市民怎能安居樂業,怎能分享經濟成果,怨氣何止臨界點,而是遲早爆煲。

庫房水浸希望落空

香港教育經費比例,連續4年下降,由07年的24.4%,跌至今年的22.5%。基礎教育的三大訴求: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減輕教師工作壓力,即使庫房水浸,希望仍然落空。總理溫家寶說:要有一流的教育,才能建設一流的國家,還大讚澳門推行15年免費教育。但香港的教育承擔,連澳門都比不上,孫明揚問心有愧。

15年免費教育 不要藉故拖延

今年,鄰近的澳門與台灣,都落實了15年免費教育。香港免費教育擴展至幼稚園,每年額外經費不超過10億,獲益的卻是14萬幼童。最近,孫明揚一改口風,不再堅拒15年免費教育,願意就技術問題與業界溝通,尋求解決方法。我希望政府不是藉故拖延,而是盡快讓幼稚園免費,減輕家長負擔,以及解決資助幼師薪酬、學歷及校舍等技術困難,全面實現中、小、幼的15年免費教育,鞏固基礎教育發展。

當前已有九成半幼師,將提昇至文憑資歷。但幼師進修後,沒有按資歷增薪,沒有薪級表,導致流失嚴重,特別是全日制幼稚園,流失率高達五成,打擊士氣,莫此為甚。至於幼稚園在質素、學費和校舍等差異,隨著學券引入質素評核、設立學費上限而逐步拉近,為15年免費教育奠定基礎。當局可考慮用直資或買位方式,讓幼童獲得單位成本的基本資助,讓學校收取合理比例的堂費,拉近過渡期差異,邁向平等機會。

政府理財僵化錯失小班良機

中學小班教學,以提昇教學質素,萬事俱備,只欠政府承擔。去年,政府凍結殺校一年;明年,200間中學5班減至4班,都未能根本解決殺校危機,穩定學校發展。中學人口大幅下降,無需額外經費,已可推動中學小班,但政府仍然拒絕,顯示政府限制經常性開支之心,已到保守、頑固、僵化的地步,錯失小班教學的良機。

低估新高中課時師生壓力新來源

我曾向教育局反映,新高中規劃失誤,教師難以在課堂完成課程,為了趕課,學校唯有減小息、遲放學、縮假期、勤補課,這是師生壓力新來源。我嚴正要求教育局,減輕師生的壓力:1.從速檢視新高中課程,降低時數要求,讓學校多點彈性;2.停止自評外評,讓教師集中精力教學;3.叫停尚未開始的校本評核;4.改善中學班級與教師比例,增加常額教師,設立與課節掛的教師標準工時,釋放教師空間,讓教師可以休息。

大學入學率長期落後

大學教資會剛發表的報告指出,「自1994年以來,大學入學率一直維持在18%,在先進國家,或許只有德國的公帑資助學士學位課程,佔有關年齡組別的比率較香港為低」。本港的「勁敵」新加坡,先後推出十年計劃,發展為亞洲的高等教育樞紐,並將大學入學率由2010年的26%提高至2015年的30%。但香港在過去十年,每年的資助學位只輕微增至15,000個,至今仍不足兩成,既落後於香港的需要,也落後於新加坡。

此外,以自資副學士為主的六成大專生政策指標,重量不重質,升學路太窄,就業薪酬低,兩頭不到岸,是十年來最失敗的教育政策。即使今年預算案撥款25億元成立「自資專上教育基金」,以及向「特區獎學金基金」注資2.5億元,但也難以彌補政府的失誤,難以挽救副學士的質素,難以避免學生欠下一身債。

研究經費先天不足

與此同時,大學連宿位都缺乏,「國際化」、「教育樞紐」和「教育產業」,只淪為口號。教資會最近提出,將大約一半的研究撥款用作競投,以加強院校的競爭。若研究經費已先天不足,即使院校如何公平競爭也是不足。教資會的建議,只是挖肉補瘡,只是零和遊戲。何況,研究剛起步的本地年青學者,面對傳統大學的著名學者,何來公平競爭?

年青人升讀大學的期望已超越「臨界點」,但政府只將責任推向私營大學,重蹈副學士大躍進的慘痛教訓。因此,政府必須利用豐厚的財政盈餘和儲備,增加大學資助學士學額,增加副學位銜接資助大學學額的數目,對自資大學課程提供學券資助,取消免入息審查貸款的風險利息,並且堵塞學生貸款被濫用的漏洞。

合約制不利培育和挽留人才

近年,大專院校以低薪聘用合約教職員的數目大增。當院校與公務員薪酬脫後,院校出現大量低薪合約員工,這不利於培育和挽留年青學者和專才,教資會應推動院校,將工作3年以上或不多於6年的合約教職員轉為長期聘用,吸納本土學者人才。至於職訓局的聘用制度,一局三制,剝削新人,歧視專才,高等教育的爛蘋果獎,應頒給職訓局。

香港教育已進入新時代,社會重視基礎教育的投資和質素,因為這是全民教育。但社會亦希望有更多年青人,能接受多元的大學教育。大學投資將會增加,基礎教育不能滯後,而培養本地人才、專才和學者,是香港的生存之道。因此,教育經費比率持續4年下降,是曾蔭權政府最大的失誤,連董建華時代都不如。若香港教育繼續收縮,今天的執政者要蒙上污名,罪無可恕。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無論儲備之豐,盈餘之厚,本來是一場喜劇。但財政司保守懶惰,不理民困,拒絕增加經常開支,拒絕全民退休保障,拒建居屋和增建公屋,思想僵化,做成一場派6千元鬧劇。從中反映的,既是人的錯失,也是制度缺陷,400億買建制派的票,卻背叛自己的理財哲學,更是一場悲劇。由喜劇到鬧劇,鬧劇到悲劇,成也預算,敗也預算,讓人遺憾,更是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