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功能自閉症融合學生:台灣高中篇

2015年4月的台灣自閉症融合教育專業交流活動緊湊,以致沒有時間安排參訪台灣的高級中學 (提供中四至中六課程的中學)。但從這次活動中得知台北市建國高級中學(下稱「建中」)有頗多自閉症融合學生,即時的反應是十分意外、驚奇,原因是建中是台灣數一數二的菁英高級中學男校,從此心中一直縈掂着這個議題。5月初時,因為知道再有機會到台北市參加有關融合教育的研討會,所以於出發前預先安排拜訪建中,目的是了解該校自閉症融合學生的學習及社交需要。

2015年4月28日拜訪建中當日,特殊教育老師周老師接見了大約兩小時,建中在編制上一共有4名特殊教育老師和兩名助理,工作重點包括支援融合學生、每年校內及校外的融合教育宣導活動計劃、學生個案會議及高中三年的生涯輔導。周老師表示融合學生畢業後,若有需要也會回建中找特殊教育老師們尋求工作及人際關係的專業意見。建中校園學風自由、多元,特殊教育老師們鼓勵班上的普通學生主動與融合學生一起學習及參與融合教育活動,目標是建立良好的同輩關係及關懷文化。

建中是一間規模很大的學校: 約有3600位學生 [每級有30班 (每班約40人),全校90班(其中9班為資優班, IQ130或以上)]。要入讀建中,必須是初中三畢業學生參加國中教育會考最高分數1%的普通學生以及最高分數5%內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台灣稱身心障礙學生)。由於建中整體學生認知能力高、學業表現優秀,即使是校內的自閉症融合學生,他們也是高功能自閉症的頂尖一族,即語言表達及學習能力較優秀,而在2014-2015學年,學校共有68位自閉症融合學生。建中的教育指標是學生具備社交技巧、解決困難能力以及高學業水平,每年大部分畢業生(包括自閉症融合學生) 都能順利入讀頂尖大學包括國立台灣大學。台灣的教育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學校會聘請有軍人背景的教官與學生進行以紀律模式訓練,從而鍛煉學生的獨立自主精神及面對挑戰的鬥志。

建中將資源教室設在學校最新的教學大樓,校長相當支持發展融合教育的活動。由於建中的畢業生大部份成為專業人士,學校也會邀請他們回校幫忙,例如建中家長會支援學校聘請精神科醫生學長,回母校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評估及諮詢服務(每星期2小時),特殊教育老師會全程參與及提供專業意見。

建中的學生都有很明確的目標:入讀頂尖大學及成為高技能專業人才,為了要在大學聯考獲得超高的分數,學生們會十分專注學習及主動參加多元化的課外活動。周老師表示尖子學生整體天份高、自視又高,有優越感、又有清晰人生目標、尊重多元,鮮少欺凌行為。周老師亦提及一位自閉症融合學生曾經說過他在初中階段 (國中學校) 曾受到欺凌及嘲笑戲弄,但在建中讀書卻一次也沒有。

資源教室每天中午及放學後都會開放,融合學生可以在那兒吃午膳、聊天、做功課,參加活動、或者尋求特殊教育老師們的幫助。特殊教育老師們無需直接到課堂授課,但統整融合學生所需協助與資源,同時每位特殊教育老師會負責約30位融合學生,並且會一直跟進行每位負責的融合學生由入學至畢業 (一共三年時間) ,這樣的安排不單可以更針對性地支援融合學生成長及發掘潛質,也可以計劃較長期、有系統性的融合教育活動。特殊教育老師也會協助融合學生進行生涯規劃,與家長討論學生的專長、興趣以及可以令融合學生天份發揮的大學科目,讓融合學生作深思熟慮的選擇及日後朝向喜歡的學科、工作及生活方式而努力不懈。

就讀建中的高功能自閉症融合學生對自己有較高的學業成績要求,因此在考試方面會有較大的壓力,特殊教育老師會協助他們舒緩壓力,幫助保持學習的信心及調整未來目標,同時又會提升同輩之間的互助精神,亦鼓勵家長多表達正面回饋及合理的期望。但仍有少數自閉症融合學生會因為不想被人標籤而不願意參與資源教室的活動,有些家長也不鼓勵孩子使用資源教室或參加融合教育活動。

即便特殊教育老師的工作量多,但周老師表示她卻在建中獲得很大的滿足感,原因是她看見自閉症融合學生的成長及學校發展融合教育獲得校長和家長的支持,她又十分欣賞全體老師的團隊精神。原來周老師畢業於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台灣數一數二的菁英高級中學女校),大學科目首選為特殊教育,修讀完的碩士學位課程也是以特殊教育為主題,她在建中亦工作了十年,她表示近年入讀建中的高功能自閉症融合學生越來越多,所以她積極進修,希望了解更多自閉症行為的特色。周老師認為建中的老師團隊令她可以與每一位老師一同合作,討論自閉症融合學生的需要及更有效的支援方式,比如與相關老師討論考試調適和減功課量以協助自閉症融合學生的保持學習的動機。周老師很感謝校長、學校管理層對老師培訓的肯定以及支持發展融合教育的遠景,在這十年,她見證學校如何接納及鼓勵自閉症融合學生,讓他們發揮天份及提升人際互動能力,學校亦十分關心學生的未來生活,她也很高興看見自閉症融合學生畢業後在大學進修和工作上都有一定的成就。

結語

這次拜訪建中,對高功能自閉症融合學生的學習及社交表現有更深入的了解及新的啟發,很欽佩建中對自閉症融合學生的支援以及全體老師們的教育理念。現時,每年在建中畢業的自閉症融合學生都能順利入讀台灣頂尖大學,這個進修經歷讓他們有更多機會展現非凡的成就及追求人生目標。
在台北期間,經常閱讀有關現任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先生的報導以及他所寫的書。醫科畢業的他曾擔任台大醫院急診部醫生、創傷部主任等職務,他引進美國器官移植醫學技術入台灣。柯文哲兒子於小時候已被確診有亞氏保加症,而採訪柯文哲的記者們曾多次反映柯文哲面對群眾時有不一樣的行為,例如沒有眼神接觸、講話過於直率以及不喜歡交際。柯文哲在文章內也曾表示他有亞氏保加症的行為特徵,他又指出他的人生中有很多人幫助及鼓勵他,讓他堅持服務人群的志氣及努力奮發,成為醫生、台北市市長。這個耀眼例子可能是由於台灣老師們的教育理念、家庭環境及人文素質等因由讓柯文哲可以發揮天份及努力追求理想,柯文哲的成功經驗很值得香港借鏡。再一次藉台灣一名老師的分享:“做,就對了!”來共勉,讓我們在自閉症融合教育的前行之路上,行且堅毅!

李萍英博士,香港教育學院研究生院高級學術顧問。
Final version: October 26,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