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叔生平的一些軼事

>>司徒華先生逝世五周年追思特刊 主頁

支聯會主席  何俊仁

  華叔轉眼間離開我們快五年了。雖然一切好像如常,支聯會仍是高舉著以往的旗幟,勇往直前。過去幾年維園依然「六四」燭光如海,顯示人心不死!但我們總是感到有一種無法彌補的失落;而華叔的人格、風貌、言行都不時在我們的回憶中浮現,使我們要反思和振作!

華叔逝世時不少悼念文章都記載他的崇高廉潔品格,堅定剛毅的個性和做人處世,重誠信有情義的原則,以至他作為政治人的領導能力,包括凝聚力、組織力、判斷力和堅持力。當然華叔總是有一種孤寡傲骨,不屑同流合污的個性。與他認識不深的人對他總有點肅然起敬,亦有無法接近的感覺。我們很多與華叔相交四十年的戰友都時常接觸到生活上另一面的華叔:活潑、風趣、和藹、可親,我這篇短文就是要描述這一面的華叔。

華叔在民主黨羣體生活中一些軼事

在民主黨華叔被推舉為「黨鞭」,不但因為他自己守信用、有紀律,而且他有氣罵人,我們個個對他都有點敬畏之心。所以開重要會議時遲到時總是有人先自責說,這回又被華叔罵了。有一次開會,華叔竟然遲到半小時,因為我們開會提早了半小時,而他只是依著原定的時間赴會。他到後來才知道改了時間,便問為何不通知他。我們的總幹事說:「我打你手機,你沒聽。故我只留言,以為你知道了。」華叔說:「你這些後生仔怎樣辦事的,你知道我有聽留言的習慣嗎!」小伙子又捱罵了!雖然華叔表面勞氣,但我們都笑了!其實華叔所謂罵人,只是基於他對自己人關心而有所要求,但他從來以事論事、用心良苦,從不尖酸刻薄!

民主黨的單仲偕好像天生有點「過度活躍症」,在立法會開會時總是行出行入坐不定。因為會議廳通道很窄,他不時碰撞桌椅製造噪音,滋擾別人。華叔終於忍不住說:「亞單,你屁股是否生了瘡,要我動手替你割去嗎?」亞單以後便安靜了一點。這只是宗大家一笑置之的小事,但華叔經常說做議員要盡心盡責,更要以平實嚴肅的態度去待人處事。所以他常咐囑議員不能中「議會毒」,這反而是大家要謹記的。

華叔是著名的「王老五」,平時無人敢就他的姻緣找他開玩笑,但民主黨的前總幹事夏詠援卻為了民主黨的籌款晚宴,要他上演一幕「華叔迎親」喜劇。華叔當晚真的穿上長衫馬褂去迎親。為何可以搞掂華叔?原來當晚援姊請來美艷女星王小鳳客串做新娘。華叔當晚真是有點想成親的樣子,大家都捧腹大笑。華叔雖是單身,但見到義工中有姻緣他卻是十分鼓舞的,並會加以促成。支聯會的幹事馮愛玲一開始便全身投入工作,後來她和義工梁國華結識相好,華叔十分開心,更經常請他們吃飯,終於促成他們的好事!

又有一次黨內的活動中,有人出鬼主意提出要大家猜猜是「高達」高還是「高仁」高,估中有獎,估錯要罰。但達、仁兩位高人真是高矮難分,結果華叔自願以「黨鞭」身份親自度高,作出有公信力的裁決!華叔最後拍板,黨內的爭論也平息了。華叔玩起來也可以十分幽默搞笑,更完全可以和我們打成一片!

華叔在支聯會中的熱情無人可及

在支聯會中,華叔的親和力凝聚了不少義工。他每個活動大都親身參與,與義工和支持者打成一片,從沒有架子。每年在農曆新年前一個月,華叔都親自走訪各區,在街頭為市民寫揮春,為支聯會籌款,多年來甚受市民歡迎。到了除夕前兩三天,他更坐陣維園支聯會攤位,繼續大筆揮毫,每天十幾小時毫無倦意。他離世至今,真是無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此外,華叔對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以至移居海外的華僑都很有感召力。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在華叔逝世後,極力爭取來港送華叔最後一程,可惜未能如願,相信他心中十分難過。過去,華叔曾多次往美、加籌款,都得到香港一些有情義的影藝人士隨行表演,其中一位是梅艷芳。她對華叔十分尊敬,而我們當然對亞梅那不懼權勢、不求功利的人格亦肅然起敬。華叔多年來亦和「美港聯」和「港加聯」的成員及義工建立深厚感情。他溫情和藹的一面亦廣為大家所知!

其實華叔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他熱愛詩詞文學,自己亦不時寫一些古典詩詞以抒情懷。他確有鐵漢柔腸之風,他在個人感情上有含蓄的浪漫瀟灑一面。我實在看不出他的孤傲性格使他注定終身未婚。他常說姻緣要看人生際遇,不可強求!看來他對未能遇上心上人,始終有點遺憾!  有些年青人說:華叔雖然是有性格的政治人,但畢竟他是過氣人物。但我不禁要問,如果一位有民族國家感情,有歷史文化意識,做事有誠信守原則,待人處世講信用重情義的人,是不合新時代,那麼這個時代的所謂「新」便很有問題!我相信華叔的品格風範正好彰顯一些傳統的道德和價值觀。這都是歷久常新,不為時代或時間所淘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