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委任 擴操控?
操守議會架構變 全港教師零諮詢

新聞稿  2016年1月6日

教育統籌委員會(下稱教統會)於2013年初成立工作小組,檢討現時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下稱操守議會)的運作及組成。據了解,教育局收到工作小組的報告書(下稱報告書)後,不作任何諮詢,自行決定縮減教師工會和專業團體的選舉議席,由政府所委任的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下稱家校會)提名的家長議席取而代之。此外,教育局亦決定廢除操守議會就教師操守投訴的聆訊職能,改由教育局委任的人士處理。教協會質疑今次決定閉門造車、黑箱作業,擔心教育局意圖藉此操控教育界,威脅教育界的專業自主。教協會呼籲現屆操守議會的所有成員一起反對報告書的建議,並要求教育局立即撤回改組操守議會的決定,重新諮詢全體教師,並比照法律界等專業界別的做法,立即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讓教師的專業自主獲得真正保障。

背景

教統會於2013年初成立工作小組,以檢討現時操守議會的運作及提出建議。據了解,報告書已遞交教育局,而局方亦表示會於下一屆操守議會改選時,將按報告書的建議更改其架構組成及職能。

全港老師零諮詢

操守議會的職權 (註)和組成選舉,可涉及至每間學校,和每位教師有關,然而由教統會工作小組成立至今近三年,從草擬到提出方案寫成報告,但教育局在收到報告書後再無全面諮詢業界。教協會質疑,政府決定是零諮詢、閉門造車,而這種做法,似乎已變成現屆政府的一貫手段。

操守議會1994年成立,為教師專業的自我規管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可是21年過去,操守議會在專業規管方面了無寸進,沒有向教學專業議會的方向前進,21年的那一步變成可憐的一步。現在教育局更以架構和職能改變為名,要將操守議會僅有的、少得可憐的權力割除掉,從任何角度看都是極不合理的。

以政府委任組織家長作代表 政府試圖操控全港教師

此外,教協會獲悉報告書指出操守議會須精簡處理個案的程序及加強各持分者代表,但報告書就上述兩點所提出的建議卻叫人詫異。首先,在增加各持分者代表的建議中,竟然把教師工會、學科團體、教育評議及研究團體和其他教育團體合共7個議席數目,削減為1個議席,取而代之是加入3個由家校會所提名的家長代表議席,而家校會的成員則全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委任。

新增的3名家長代表並不是透過全港家長民選產生,而是從一個由政府委任的組織所推選,其代表性成疑。更令人驚愕的是,現屆家校會主席,竟是韶關市政協委員。

教協會明白教師需要面對公眾問責與合理要求,但非常擔心新增的家長議席無法真正反映廣大部分家長的聲音。教協會認為,政府此舉難免令人懷疑是政治決定,存心全面擾亂教師專業,甚至操控全港教育界。有關改組或與特首背逆民意任命各大專院校的校董會成員,試圖控制大專教育界有著異曲同工之效。教協會強烈反對威脅教育生態和教師專業自主的政治決定。

政府委任聆訊小組 等同廢除操守議會職權
與此同時,教協會得悉該報告書建議把原設於操守議會處理投訴個案的聆訊程序抽走,改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委任3名人士處理,當中不少於1名為業外人士(Lay Member),但沒有註明教師成員人數。

教協會堅決反對在操守議會以外另設聆訊小組,原因有四:

一、 業外人士的甄選沒有準則,他們可能沒有專業知識去審裁教師的專業問題;
二、 參考香港法律界及外國相類似教師組織,聆訊紀律小組均註明業內人士佔多,據知報告書的建議並沒有註明教師人數,實令人擔心聆訊小組未來由業外人士主導,變成非專業管專業;
三、 教育局越俎代庖審判老師操守問題,是完全欠專業認可及代表性;
四、 如此嚴重削掉操守議會原有的職權,使議會無法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提供意見,等同廢除操守議會的主要職權。

教協會質疑,此舉意圖閹割操守議會作為教育局諮詢團體僅有的實權,並藉教育局委任聆訊小組的權力,借業外打擊業界,最終造就當權者操控教師專業。

教協會認為如果所知悉的建議書內容完全真確,只怕操守議會最終淪為一個被政府操控的傀儡組織,因此,教協會堅決反對報告書的建議,並呼籲現屆操守議會的所有成員一起反對。

問責以外 促進專業責任

據了解,報告書指出教師要向包括「行政」(administrative)、「消費者」(consumer)及「專業」(professional)三方面負責,以達至公共監察的政治環境趨勢。「行政」是作為僱員對於教育局及法團校董會的責任;「消費者」是對家長及學生,以至未來僱主及大專院校的責任;「專業」是作為教育工作者的責任及受專業團體的監察。

教協會必須指出,報告書的建議是一套問責制度,而我們更關注如何促進專業。我們認為由教師組成的教學專業組織才能夠清楚本業的專業操守,從此為提升教育工作者的專業質素及處理其操守紀律要求。更重要的是,《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已清楚指出教育工作者「對專業」、「對學生」、「對同事」、「對僱主」、「對家長/監護人」、「對公眾」的義務,教育局理應將專業規管責任維持由業界自行處理。

政府越俎代庖 侵擾專業規管

教育局在行政上作出管理,但卻根本沒有足夠的專業水平及認受性來監察教師,尤其是涉及教師專業操守的事宜上。據悉,報告書提出現時教育局實行的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Enhanced Complaint Management in School)、上訴程序(Appeal Procedure)及內部紀律小組(the internal task force (ITF)),聲稱已有前線老師的專業投入。可惜的是,有關小組的組成全無代表性,無法取得業界廣泛認受。報告書竟同意教育局越俎代庖,以行政管理教師專業,容讓審裁結果完全失去公信力。

其實,《教育條例》(第279章)列明教師註冊及吊銷牌照是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決定,雖然條例中並沒有具體指出相關的評核準則,但當教師涉及非刑事的專業操守問題時,於1990經過廣泛諮詢而制訂的原則性條文《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便成為本港唯一一份可參考的文本資料,讓常任秘書長決定是否向教師發出註冊或撤銷其註冊。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作為規範教育工作者專業操守的藍本,關乎全港教師及準教師,如操守議會要進一步擬定相關的應用守則,操守議會的組成必然要有充份的代表性,才可達致相當的公信力。

從速成立教學專業議會(GTC) 還教師真正專業自主

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教育透視 國際顧問報告書」已經提出政府應該考慮成立具有教師註冊功能的專業組織。直到90年代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更是讓教師走向專業自主的共識與期望,甚至1997回歸後的第一份《施政報告》,時任特首董建華先生亦提出兩年內為教師設立教學專業議會,作為教師的專業團體。操守議會則於1994年成立,並一直扮演著推動教學專業議會成立的平台。以現時報告的建議所反映,卻看到當中是倒行逆施之舉,因此,教協會不但反對該報告的建議,更認為現時應立即啟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工作,讓教師專業自主走出重要的一步。

>> 附件:教育專業人員操守議會改組方案


(註)操守議會職權包括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失當行為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及擬訂教育工作者操守準則及向政府提出意見以提高教育專業人員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