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適當……」

近日,「適當……」這三個字相信是從熒光幕記者招待會中聽到次數最頻密的字詞。無論出自特首梁振英,或者警務處長曾偉雄,以至官階不低的高級警司,不斷重複這樣的話:「……警方會適當時候採取適當行動使用適當武力……。」這一串鸚鵡學舌的語音根本毫無意義,只為填塞 sound bite 的空白,廢話一堆。

「適當……」三個虛字所傳送的訊息含含糊糊,反映出說話者心底並沒有具體內容,說不出所以言,只圖敷衍交差。或曰說話者其實心知肚明,不願坦白宣之於口,讓含混不清的言詞製造出恫嚇效果:我有可能出動防暴隊,以至調派解放軍;我有可能施放催淚彈,以至發射橡膠子彈和震撼彈……。

「適當……」是無客觀原則和規範,只是比對性質的堆砌詞語,說話者可按自訂的準則隨意發揮,自圓其說便是。就算示威者距離警方防線遠達五公尺,就算人群手無寸鐵而沒有衝擊動作,指揮官依然可以認為是「適當時候」,施放87枚催淚彈是「適當武力」。

「適當……」其實是口便舌給的人的慣用語,迴避說明事實,以掩飾態度推卸責任。有人更變本加厲,以此成為指斥別人的口實,大放厥詞:你為甚麼沒有這樣那樣的做「適當行動」。一句「教協的實力和所作的行動並不合乎比例」更是典型的無限上綱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