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是與非

佔領行動已進入第12天,支持和反對的市民各執理由,道理的另一面是情緒,市民之間嚴重撕裂;我所認識的朋友、學生,很多在WhatsApp的「群組」 熱烈討論;結果:很多好友之間,劇烈爭辯後退出群組,不歡而散,也許需要時間去治療。

我性格其實愛辯,但在這個題目上我不想爭辯,理由有以下各端:

一、29/9 我特意去一間老牌茶樓飲茶,醉翁之意不在茶,意在聽聽茶客對佔領行動的看法;聽見推點心的嬸嬸對一位茶客說(有可能早知茶客的觀點而作刻意的奉承):年輕人每每抗拒父母的責罵,但自己不去反省;我認為當然要施放催淚彈啦!香港會亂!鄰桌老人說:!好快有人會打、搶金舖!

感想:此是盲目亂棍的行為,不須知道事情的內容、道理和因由,怕亂,會亂就要反對!即是維穩派;結果為鎮壓的當權者張目!

二、1/10 有一位中學同學特意致電給我,說今天在電視上看見「學民思潮」的同學在金紫荊廣場的抗議行為,把國旗倒放,升旗時又雙手交叉,對國家很不尊敬!他說本來對佔領行為沒有態度(他是退休公務員),但現在很不舒服;言談間,東拉西扯,說黎智英捐錢有目的,李卓人收錢不應該等等!我說:我想聽聽你說說佔領行動是甚麼?他說來說去其實是「一雲」。

感想:有一些人一直不關心香港政治,對政治的理解停留在上世紀,開口埋口說政治骯髒,政客都是壞人,先給自己戴上有色眼鏡,然後非常遠距離觀察,看得清楚才怪!

三、家長觀點:有很多家長致電教協會,提出對佔領行動和罷課的看法,有部份可以說出佔領行動的因由,令我大受感動,又說她可以忍受由此而來的不方便,但是擔心自己的孩子的學習。有一位家長說,讀中學的兒子「迫」她寫家長信,說要罷課和去「廣場」,通宵不回,她很擔心兒子的安全!

我很樂意和家長討論,但請不要說粗口和人身攻擊。